RSS

为少年哀悼




言语就像一张纸,越揉,越皱,最终枯萎,死掉。

(一)
言语能轻轻烘干眼角剩余的泪水、也能让一个人的心留下皮开肉绽的窟窿。

刚开始的时候,或许,我们早已注定站在天平的两端,早已注定像太阳和月亮相隔天涯。几年的年龄差距,早已注定这一切。

将言语转换成面子书的文字,更是多了讽刺的呛鼻味。

将言语准换成冷酷的眼神,更是让自愧心加重的幻觉。

本来觉得对的事实,因为这一切一切,变成滔天大罪。

我觉得已经失去澄清的价值。不必,不必了。

你们的言语已经像石碑般矗立在判断真理的指南针上——针卡着,断了。

信任就像一张纸,越揉,越皱,最终枯萎,死掉。

(二)

我信任你。我相信你。

全因一个很简单的理由:我没有证据不相信你。

但你没有给我解释、没有给我理由、没有给我相信你的勇气。

你给我的,只有一张张刮伤我的脸的空头支票,和被薄冰覆盖着的空洞眼神。

相信我,我天真地以为我的热忱会让薄冰溶化,我这样告诉自己。

直到最后我想拿一个锤子把虚伪凝结成的薄冰打破时,才知道原来我是那么笨。

既然我锤不破,就让别人来帮我解决吧。

炸药已经准备就绪,掀起千夫指。

少年就像一张纸,越揉,越皱,最终枯萎,死掉。

(三)

我只是平凡人。

我不会奉承、没有高强的人际关系笼络能力、不认识各阶层人士的每一种人、更不敢违背社会设下的条规。

我只会依法行事。难道行动之前,我没有三思吗?抱歉,没有。

我已经六思。

事情因为过于放大,早已失去对或错的意义。

要讲的继续讲吧、要怪的继续怪吧、要冷眼的继续冷眼吧、要改变别人对我看法的,继续改吧。

去吧,去吧,成熟理智的你们去吧。

你们因该窃窃自喜:因为你们要面对的竟是那么懦弱无力的人。

(四)

热忱、希望、勇气、正义、豁达,走了,走了。

我的少年,宣告死亡。

p/s: 死亡来了,新生还会远吗?或许,彻彻底底地死,才能彻彻底底地重新开始。放心,摩羯座的人的毅力,他敢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10

奥莱尔《在柏林》




一列火车缓慢地驶出柏林,车厢里尽是妇女和孩子,几乎看不到一个健壮的男子。在一节车厢里,坐着一位头发灰白的战时后备役老兵,坐在他身旁的是个身体虚弱而多病的老妇人。





显然她在独自沉思,旅客们听到她在数着:“一,二,三,”声音盖过了车轮的“卡嚓切嚓”声。停顿了一会儿,她又不时重复数起来。





两个小姑娘看到这种奇特的举动,指手划脚,不加思考地嗤笑起来。一个老头狠狠扫了她们一眼,随即车厢里平静了。





“一,二,三,”这个神志不清的老妇人重复数着。两个小姑娘再次傻笑起来。这时,那位灰白头发的后备役老兵挺了挺身板,开口了。





“小姐,”他说,“当我告诉你们这位可怜夫人就是我的妻子时,你们大概不会再笑了。我们刚刚失去了三个儿子,他们是在战争中死去的。现在轮到我自己上前线了。在我走之前,我总得把他们的母亲送进疯人院啊。”




车厢里一片寂静,静得可怕。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泰格特《窗》


在一家医院的病房里,曾住过两位病人,他们的病情都很严重。间病房十分窄小,仅能容下他们俩人。病房设有一扇门和一个窗户,门通向走廊,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其中一位病人经允许,可以分别在每天上午和下午起身坐上一个小时。这位病人的病床靠近窗口。而另一位病人则不得不日夜躺在床上。当然,两位病人都需要静养治疗。使他们感到痛苦的是,两人的病情不允许他们做任何事情借以消遣,只有静静的躺着。而且只有他们两个人。两人经常谈天,一谈就是几个小时。他们谈起各自的家庭,各自的工作,各自在战争中做过什么,等等。   


每天上午和下午,时间一到,靠近窗的病人就被扶起身来,开始一小时的仰坐。每当这时,他就开始为同伴描述起他所见到的窗外的一切。渐渐地,每天的这两个小时,几乎就成了他和同伴生活中的全部内容了。   


很显然,这个窗户俯瞰着一座公园,公园里面有一泓湖水,湖面上照例漫游着一群群野鸭、天鹅。公园里的孩子们有的在扔面包喂这些水禽,有的在摆弄游艇模型。一对对年轻的情侣手挽着手在树阴下散步。公园里鲜花盛开,主要有玫瑰花,但四周还有五彩斑斓、争相斗艳的牡丹花和金盏草。在公园那端的一角,有一块网球场,有时那儿进行的比赛确实精彩,不时也有几场板球赛,虽然球艺够不上正式决赛的水平,但有的看总比没有强。那边还有一块用于玩滚木球的草坪。公园的尽头是一排商店,在这些商店的后边闹市区隐约可见。   


躺着的病人津津有味地听这一切。这个时刻的每一分钟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享受。

描述仍在继续:一个孩童怎样差一点跌如湖中,身着夏装的姑娘是多么美丽、动人。接着又是一场扣人心弦的网球赛。他听着这栩栩如生的描述,仿佛亲眼看到了窗外所发生的一切。   


一天下午,当他听到靠窗的病人说到一名板球队员正慢悠悠地把球击得四处皆是时,不靠窗的病人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偏是他有幸能观赏到窗外的一切?为什么自己不应得到这种机会的?他为自己会有这种想法而感到惭愧,竭力不再这么想。可是,他愈加克制,这种想法却变得愈加强烈,直至几天以后,这个想法已经进一步变为紧挨着窗口的为什么不该是我呢?   


他白昼无时不为这一想法所困扰,晚上,又彻夜难眠。结果,病情一天天加重了,医生们对其病困不得而知。   


一天晚上,他照例睁着双眼盯着天花板,这里,他的同伴突然醒来,开始大声咳嗽,呼吸急促,时断时续,液体已经充塞了他的肺腔,他两手摸索着,在找电铃的按钮,只要电铃一响,值班的护士就立即赶来。   


但是,另一位病人却纹丝不动地看着。心想,他凭什么要占据窗口那张床位呢?   


痛苦的咳嗽声打破了黑夜的沉静。一声又一声···卡住了···停止了···直至最后呼吸声也停止了。   


另一位病人仍然继续盯着天花板。   


第二天早晨,医护人员送来了漱洗水,发现那个病人早已咽气了,他们静悄悄地将尸体抬了出去,丝毫没有大惊小怪。   


稍过几天,似乎这时开口已经正当得体。剩下的这位病人就立刻提出是否能让他挪到窗口的那张床上去。医护人员把他抬了过去,将他舒舒服服地安顿在那张病床上。接着他们离开了病房,剩下他一个静静地躺在那儿。   


医生刚一离开,这位病人就十分痛苦地挣扎着,用一支胳膊支起了身子,口中气喘吁吁。他探头朝窗口望去。   


他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8

运动会




(一)

临睡前准备一个小背包,里边塞了一本英文范文集、两本文言文练习、铅笔盒、笔记本。

比起很多学生,运动会反倒是我轻松悠闲的时段。

(二)

镜头拉回中一的时候、成为摄影学会菜鸟会员的时候、第一次在草场站岗的时候。

手中握着一架普普通通的数码相机,和拿着专业相机的学长,在翠绿的草场东奔西跑。乐队选手进场、学生聚集的帐篷、随风飘扬的旗帜、运动员奔跑的英姿、优胜者领奖牌时的胜利笑容、相机不停地发出“咔嚓咔嚓”的按快门声响,把运动会的一景一物拍摄起来。

中学运动会的规模比小学大了好多好多,人群也大了好多好多,我心里说到。

(三)

后来一些因素,毅然退出了摄影学会。

换上一套整齐的制服,穿上擦得发亮的黑靴子,戴上洗得干干净净的制服帽。徽章都安稳地贴在左右袖子,任晨曦照耀出光芒。

Skuad sedia! (立正!) Dari kanan, cepat jalan! (以队伍中右上角的队员为指标,快步往前)

随着乐队绕草场而行,经过学生帐篷,经过总司令台。

步操团有一句至理名言:无论三人、十二人、甚至三十人、六十人,在步操团里,他们都将融合为一体——大家的步伐、左右手前后摇摆的高度、甚至表情、呼吸频率都是一致的。能领略到其中的道理,就是最成功、步伐最一致的步操团。

学生警察队比我们领略得早,拿了运动会制服团体步操比赛冠军。

无论如何,那一年是我在中学第一次获得与运动扯上关系的奖项——步操比赛亚军。

也是最后一次。

(四)

后来一些因素,那一枚枚发亮的徽章、那步操“融为一体”的感觉、那即将升级的荣誉、都随着自己毅然退出团体的决定化为一缕缕回忆,在心中萦绕。

当初和自己一起加入摄影学会的朋友,已经成为学会主席。

曾经和自己“成为一体”的步操团,仍旧在草场上实践步操的至理名言。

我成了运动会里被冷落的一群——穿着校服,随学长的安排挤在长廊,不准到处走动、不准大声喧哗,从运动会的开头呆到结束。

曾有人问:为什么要放弃那些机会、把自己弄得那么失魂落魄,再用一张书呆子的面具掩饰自己内心的青春熊熊烈火?

我只是对朋友莞尔。有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

毕竟表达能力不好,常词穷。

(五)

来宾依旧姗姗来迟、致词时依旧有文采却没灵魂、乐队制服团体依旧入场、健儿依旧在草场奔跑跳跃、拔河依旧是运动会的高潮.....

我拎起背包,不再乖乖地呆在人群汹涌却寂寞的长廊,往嘉宾席走去,与站在那儿的老师朋友聊天说地。开始对离校的日子渐渐到来有些害怕,开始想找他们聊聊天,不然若干年后,你我相逢就得靠缘分了。

听了老师的一席话,一些心结顿时解开,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和朋友分享心得,也让自己增广见闻,自我提升。

(六)

校歌奏起、钟声飘荡、人群离去、留下随风飘扬的旗帜,和那一片蔚蓝苍穹。

p/s:结果书包里的那几本书还是白白带去了。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

tiok chieng随想


(一)

到了补习班,问了身边的朋友:其实 tiok chieng 是什么意思啊?

虽生活在这个处处可闻福建话的小岛,但不是自己惯用的语言。有些福建话词汇其实是在朋友那儿听到的。

今天出席学会会议,讨论下个月营会里所要处理的事项。

上一届主席前来“叙旧”——毫不保留的把在场的每一个人训得将近体无完肤:营会的细节没处理好、外校联络不够完善、文件仍有错误、时间管理不当......

虽说自己也被训了一顿,但语气还是温和了些——毕竟不想让我没台下。

脑海突然想起一个词汇:我终于tiok chieng。

(二)

其实我很钦佩上一届的主席。

他有大将之风,做事果断,效率高,说话有一定的领袖架势,批评更是一针见血,毫不留情。

虽然这样的作风让很多人都觉得他“处事太绝”, 对他有些不满;但是无可否认,在他的“压迫”领导下,整个学会的团体运作变得顺畅,要完成的文件也准时呈交。

但来到这一届,就似乎被我搞砸了。

我处事的态度和他有着天渊之别:说话气势不够刚烈,做事也显得优柔寡断。我不会以“革职”来压迫执委,反倒是好声好气,隔几天到班里问问:请问东西处理好了吗?

结果,事物的运作不但停滞不前,执委也因为自己没威严而不把自己看在眼里。

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自己做事懦弱的样子。


(三)

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为什么选择这样的生活?

虽然那时候被人笑称书呆子,但我还是很享受那种“无官一身轻”的悠闲,定时到图书馆借书还书、定时出席课外活动然后回家睡觉、定时完成功课写写文章看看其他部落格。

几曾何时,真的,几曾何时,我竟然得每个清晨就到办公室、课室、课外活动联络部找负责人签名、申请表格、要求批准议案、询问文件处理方式、策划活动、交文件......每天和一大班学会领导人打交道,第一句就是:“请问这文件怎样处理?”“请问你有这份文件的格式吗?电邮给我可以吗?”

我一直都在忙,忙得很开心充实,充实地觉得这种生活没什么不妥。

直到我渐渐收敛起笑容。

直到我每晚赶功课凌晨一两点岁,清晨五点醒,在校车上继续编制未完成的梦。

直到我的成绩一落千丈。

直到我情绪不稳定,常常对家人发脾气。

直到有一天,一位学生笑嘻嘻对我说:“主席早!”,另一位对我喊道:“秘书好!”我才恍惚:我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一位主席?什么时候变成一位秘书?

什么时候,我开始为忙碌而忙碌;什么时候,我开始盲目地原地踏步?

(四)

无论如何,我不曾后悔。

或许自己的选择真的错了,但那还是一种选择。这总比毫无主见,常常被人牵着牛鼻子走的人来得没有那么失魂落魄。

感激的是,身边一直都会收到很多正面的鼓励和支持——这应该才是让我能继续往前走的勇气。

当然,所谓的荆棘挫折,在成人的眼中,总是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但是那些成人不曾年轻过,不曾经历过我们所烦恼的事,不曾和我们一样,也有那一段疲惫的迷茫吗?

每每想到这里,总会安慰自己:过程,过程罢了。

(五)

话说tiok chieng 之后发生些什么?

没啥。上一届主席依旧已成上一届、自己是几个团体的执委仍是事实、时间依旧紧迫生活依旧紧张......

tiok chieng 之后,还是得继续生活,不是吗?

p/s:tiok chieng = 被骂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