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末日循环

末日是一条假想的红色虚线,一边是人类居住的钢骨城市,七情六欲在生活中纠结着;一边是辽阔的葳蕤森林,很多人都想一探究竟,却因为其深不可测而畏葸不前。

时光从来不为任何事停止步履,哪怕只是一刹那。可是,一刹那只有0.018秒,即使时光曾经偷偷地把它塞给你,你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指缝中溜出,无影无踪。所以不要轻易叹息,因为叹息的一刹那,你又浪费了另一个0.018秒。

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无止尽的循环,每一天又由几个小小的轮回组成。

醒来,睡觉。出门,回家。上课,放学。聚会,散场。

考试前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复习,然后踏出考场一身轻,之后又再为另一个考试的临时抱佛脚而后悔。

完成老板交代的任务,然后让你升职,之后扛上更繁重的任务。

大选前糖果撒落满地,然后一票定江山,之后再猜测另一轮的投票日。

课题吵得满城风雨,然后他们说会多加考虑,之后大家都无声无息,直到新的话题浮出水面。

你会发觉生命真的乏味无趣。我们都走不出来,在命运之轮里兜兜转转,还是逃不出生老病死的束缚。

写作其实也是一种循环。刚开始用铅笔在簿子里一字一句谨慎地写,修改一番才输入电脑,然后用原子笔在簿子里随意画个思路图,就在电脑里扩充内容,之后面对电脑荧幕就在键盘上直接敲敲打打,过后就陷入停滞状态,键盘上按最多次的就是Backspace。我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临,但还是惊讶它来得太早。

生活可能一直在兜兜转转,但是你可以决定旋转的姿态。让每一天的阳光滋润你的心田,让每一天的雨水洗涤你的疲惫,让每一天的生活点滴充实你的生命,让每一天的你都成为崭新的自己。

撕下最后一张日历,地球依旧转动,一刹那仍旧是0.018秒,2013依旧是365天。

旋转的舞步,依旧轻盈,婀娜多姿。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

十二月

那一年,我们还把十二月的假日当成是过渡期的孩子,旧学年与新学年的过渡期。放假是为了完成假期作业(尤其是抄范文,华文马来文各十篇),放假过后我们会学更深的知识,放假过后,我们会长大。

几年后,十二月比上课日还烦躁。补习不曾停止。别输在起跑点。未雨绸缪。早点学就不会跟不上进度。对于莘莘学子,这些观念早已根深蒂固,也注定了我们对求学生涯作出一生的质疑:求学究竟是求学,还是赛跑?还有,课外活动比平常更加频繁。营会一个接着一个,没去没分,去了也只是被学长折磨(纠正,那叫锻炼)。

再过一段日子,十二月的假期是打工的黄金时刻。开学时你会发现某某买了一台新手机,某某一口气买了SNSD的几张专辑(空运过来的耶),某某去了一趟旅行,某某买了新衣新鞋“全都是用自己赚的钱买的,”说得轻描淡写,却掩饰不住语气里的自豪。

很多年之后,十二月成了相聚的季节。你回来诉苦,我过去倾听;我分享我在这里的生活点滴,你把你那里的故事娓娓道来。十二月的假期是一个大火炉,外面的世界即使现实冷酷,围在一起的当儿,暖了身体,也暖了心坎。一个个散场的拥抱,你们带着新的热忱离开,我们持着新的思绪,继续往前。

那天和几个朋友吃了午餐,为其中一个朋友庆生。没有喧哗,也没有惊动到餐厅的其他顾客,朋友轻轻吹灭蜡烛,然后吃着芝士蛋糕,继续聊天。淡淡的幸福和感动氤氲那张餐桌。我为朋友的幸福和感动开心,开心得仿佛当事人就是我。或许我对幸福的诠释太单纯,会让我感动的事物太平凡,因为太简单,简单得当我要求的时候,得到的却是遗忘,是漠视。

我太过在乎别人的感受,别人的举止只要有稍微的变化,我就会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的行为引起别人的不悦,结果很多时候只是误会一场,我却为这些小事紧绷了好长的一段日子。朋友骂得好:滥好人没有好下场。

为什么会想到离题的事呢?我们每天都会这样啊,看到一些事,却会想到另一些事,不是吗?

之后和杰看了《Life of Pi》。这是我第一次想重看一部电影。我们都还穿着白衣绿裤的时候,我坐左边,他坐右边。几天争辩一次,几个星期小吵一次,几个月大吵一次。他说话总是一针见血,不为人留下台阶;我也不是省油的灯。有次马来文老师吓得过来劝架,要我们握手和好。我和杰笑了。

老师不会明白,我们的沟通方式,就是吵出共同意识。吵架对我们来说不会伤感情,而是更了解彼此的观点。争辩的时候当然是热血沸腾,但是冷静之后又可以说说笑笑。既然他能那么成熟地对待起争执这回事,so am I。

但是那年他连考场都没有出席,就到外国去了。往后的日子虽然还能在面子书上吵一吵,但是大家应该都找不回同桌吵架的感觉。他敢怒敢言的性格会不会让他在外边碰钉子,被别人疏离呢?我隐约感受到那种孤独,但是人长大了,很多事只能自己面对。

之后我不曾和任何人争辩过。没有人能像你以这样的看法对待“吵架”这件事啊,杰。

应该也包括现在的你,和现在的我吧?

十二月是相逢的季节。会重遇杰真的是预料之外。散场,我们一边聊着剧情,一边往书局的方向走去。我多想和你再争辩些什么,但有些事,过去了就不再回来。

我们在车站离别。拿着雪糕的你看似忧虑,我笑了。这里没有这么严啦。你莞尔,匆匆赶上巴士,我则看着电子板上巴士到来的时间。突然间,有人叫我的名字。那么朦胧,又那么清晰。

我猛然转身。

你站在巴士的后面,微笑,向我挥挥手。Bye,你轻声说道。

多么熟悉的笑容,就像那年的你。

我使劲挥手,Bye。然后望着你的背影,淹没在人群中。我看了电子板再回头,巴士已经不见了。

直到那一天,杰,原来我还是会因为离别而眼泛泪光啊。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

你为什么要这么累?



我高三的时候......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吃完早餐,就会和朋友一起在学校的操场,边绕边看书。

只有我一个人是用跑的,而且我把我要背的课文乱编成自己的歌,边唱边跑,大声唱出来。

朋友忍住不问我:“陈绮贞,你为什么要这么累?”

然后我就跟她说:“因为......我以后......要开演唱会。”

(全场欢呼)

......很高兴没有辜负高中时候的自己......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电影

长那么大,我还是第二次去那戏院看电影。

有些朋友朋友早已把看电影当成是周末活动,我却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般东张西望,购买戏票的事就让朋友去处理。哦原来订票是用touch screen的啊,哦原来座位选越后面越好啊,哦原来......

这些当然只是心里的os。说出来一定让朋友笑掉大牙。

宅男的悲哀。

......

喂,我写了那么多,为什么电影还未上映?

“广告大概有十分钟,”朋友道。

哦原来还有大约十分钟的广告......(还是心里的os)


Skyfall.

我的英文不好,之前问了几个朋友这个字代表什么,但得不到一个明确的答案。Adele的歌声开始涌进戏院,为影片掀开序幕。她总会让你屏住气息凝神聆听,随着那把有磁性的嗓音坠入已经铺好的故事里,让人从中摸索,领会其中的意境。

剧终,散场。朋友淡淡地给了评语:剧情一般。或许他所期望的激烈打斗场面,还是那些令人啧啧称奇的高科技武器都鲜少在荧幕露面。我不是007系列影迷,但我喜欢主角诠释James Bond的方式(以及电影里边的台词)。或许我有一点偏心:当各界都在质疑他是否能担任这个角色时,我就已经深信他能带来一些什么改变。

结果,007系列以稳重的步伐走了半世纪后,Daniel Craig成功将James Bond的形象升华,让人不禁对他刮目相待,也对往后的007有较多的期待。

电影就是这样。

50年了,James Bond还是那个身体健硕、风流幽默、智勇双全的魅力熟男。如果不合格,就换一个。多换一个。再换一个。年纪依旧,身份依旧,只是脸孔有些改变,但我们还是认定你就是James Bond。观众没这种特权。时间依旧从身边流逝,一去不回头。长大了,老了,离开人世了,观众一群换了一群,James Bond依旧光鲜亮丽。


《大红灯笼高高挂》。

那是很久之前,老师曾经提起的电影。很久之后,我才一个人窝在电脑荧幕前观赏。剧情一直播映,思绪也一直流动。看完之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有时候真的很想把颂莲拉倒一旁去然后苦口婆心: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你不觉得这举动对你来说一点都不利吗?你应该这样这样这样,那样那样那样,再怎样怎样怎样......

我只是观众。观,看也。不能干涉,不能插嘴,只能静静地看,直到故事的尽头。

其实,即使我在电影内,颂莲也只会冷眼斜视,然后倔强地说:“你懂什么。你只是个局外人。”

是呀。很多时候,我都是局外人。或者说,我习惯当局外人。很多事看得比局内人透彻,但

因为这是规矩,你不能介入。

因为介入之后,你就是局内人。

因为你是局内人,你就开始看得不透彻。

因为你看得不透彻,局外人会来劝导你,你却淡淡回复:
“你懂什么。你只是个局外人。”

电影。局内人尽情演绎,局外人尽情论评。

但是很多人局外人忘了。他们也不是在人生的舞台上,演起一个局内人吗?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专心

我有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习惯。


那就是:当事物冠以“专心”两字,就很讨厌被外界打扰。所谓很讨厌,就是能把搅局的人瞪上几秒、骂上几分钟、气上几小时,到最后the whole day is spoiled.

举个例子,专心阅报。

专心阅报就是专心阅报。选一个舒适明亮的环境,客厅是个不错的地方;如果家人看着戏,就会把地点转移至书房。我是一个很容易看着剧情然后奸角一直演我就一直骂(这是坏习惯?)的观众,所以要把自己与电视机隔开。都说了,专心阅报就是专心阅报。

然后呢?翻开报纸啦,废话。

淡淡墨水味打印出来的文字映入眼帘,组成一篇篇的文章或报导。或许是时事、或许是社论、或许是散文、或许写实、或许讽刺、或许抒情。尤其是社论,作者的思路最终会输入脑海,接受一连串的质问。

你说的到底是虚是实,还是半虚半实?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所说的?你所提供的证据数据是否可信?你会否过于偏激?你有没有故意隐藏某些真相?(还有一些生字新词,可以抄录下来)


当然,只有在空闲的时候才能进行这耗时耗神的工作。上课日生活繁忙(“繁忙”已经不是上班族的专有形容词),匆匆回家匆匆吃午餐,接着只能走马看花似的浏览报章。反正罪案和政治一定是报章最大碟的两盘菜,味道辛烈,吃久也腻,天天细细咀嚼岂不是日日都吐?还是快快翻阅,抽出重点,更新资讯就好。

写作亦是如此。

写作可以很随性。搭巴士、走在路上、爬楼梯、躺在床上临睡前,只要思绪在飞扬,你随时都可以把它轻轻握在手里,用温度孵出一片天空。小小的,却是快乐泉源。

 
但专心写作不同。待在电脑前几小时也无所谓。翻书查字典,上网查资料,为的就是要确认自己想写的是否真实,有说服力。结果写出来的可能只有一句,而那一句可能在写作的过程中被删掉。那已经是非常宽容,有时候写完整篇之后觉得不妥,就全篇删去。

那段日子,往往到了深夜才把一切东西处理完。家人已经熟睡。关起房门,不让灯光溢到黑暗那里去,独自赶稿。写到凌晨三点多,过后在床上眯起眼两小时,就抹黑起床开始准备搭校车、上课、课外活动、补习、赶功课、处理课外活动文件。另一个深夜,另一场文字探索。这样的日子持续下去,直到文章已经寄给比赛当局。

最近认识新朋友,闲聊之余也发现到我们曾经如此疯狂。明知道写作比赛不会得奖,明知道生活步伐紧凑,还是要继续写。彼此心照不宣:因为这种坚持,才能让自己在乏味的求学生活中,找到一个喘息的空间。

现在是放假的第二个星期。很想专心写作,却一直被外界事物影响,心情也因为这样spoiled了很多天。开始思考影响自己的到底是外界事物,还是自己的杂乱情绪?

但是不能想太久。深夜已经不像以往那么热血,容许自己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总是不经意地启动了冬眠模式。


现在,我只想专心睡觉。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6

3 Days

(Day 1)
我们相约赴宴 
不需高贵礼服  没有觥筹交错

寒暄问暖的背后  是跋涉的疲惫与期待的兴奋
你说,你是万红从中一点绿
那就过来吧,欢迎加入Men's Talk,我们都是宴会的超龄人士
教育制度的分享与比较,就像餐桌的《五福临门》——跑不掉
你钦佩小岛的文学风气
你羡慕华文能在这片岛屿绽放
你妒嫉的眼瞳里映出庆幸,却愧疚的脸庞
(我不敢说,有多少人把华文课本当枕垫)
(也不敢说,有多少人的华文只是半桶水[包括我?])

(更不敢说,文学创作的新血,到底有多浓)

(Day 2)
踏出有冷气的考场,匆匆忙忙加入大队
向岛屿最古老的中心朝圣
阳光展示最慵懒的温度(感谢九皇大帝) 
年迈的建筑物睡午觉 
不理会人群和车辆在他身边穿梭、嬉笑、合照
(毕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以温暖的手掌,欣喜的笑容,给他当探望礼)
相机很多时候只是躺在背包右边的小格子里
它不知用什么角度
才能将精细的构造  冗长的故事  沉重的历史
定格成照 

(Day 3)
还是到你那儿一趟
只想做一场简单的饯别
面子书的咒语已经打破边疆隔阂
然,相隔两地要再畅谈 
已是好长好长,然后的然后(我们将慢慢遗忘,继续走在各自的路上)
星空下离别,我们南辕北辙
“有空再来”只是客套话
挥手
才是夜晚最美的祝福

(Bonus Track)   
写作本来就是一条寂寞的路 
渐渐后退的  是年少惆怅 
缓缓前进的  是成年向往

我在路上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我要吃薯条



那是考试时间还剩十几分钟的时候。继续在纸上蔓延出蓝色的墨迹,但它们能不能通往标准答案的殿堂?我不知晓。

我只知道,我想吃薯条。

薯条的画面开始在脑海浮现,时而一根一根,时而成堆洒进思绪里。这是这么一回事?我纳闷。听说怀孕的妇女会突然间想吃一些东西。考生也会如此?

进到食堂时,已经人山人海。在薯条的档口前徘徊一阵子。以前不怎么爱吃薯条啊。热量高,而且吃了一定生口疮啊。为什么突然想吃薯条?我不知晓。

我只知道,我要吃薯条。


从老板娘手上接过一盘薯条,淋上一些爪哇面的酱汁。那是学校最道地的吃法。

坐下来静静吃着,才想起生活中很多时候都会有这种莫名的冲动。有时在食物里、有时在学业里、有时在感情里、有时在生活里。没有所谓的好还是不好,但善加利用,冲动给予自己的力量是不可估计的。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要吃薯条”的冲动能转换成“我要努力读书考好成绩”,喔,那该多好。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

早安。

 
1)最近一直下雨。狂风骤雨,斜风细雨。绿色的窗帘扬得高高的,雨水化成细小的颗粒洒进来。洒在窗上、洒在课本、洒在衣领、洒在发梢。托着下巴望向窗外。雨打在屋瓦上,声音掩盖了老师的声音。心却异常宁静。



2)考试的跫音渐渐逼近。功课做不完,急躁的感觉一直卡在心头。课外活动的琐碎事务久久不能close file。懊恼的感觉一直涌上心头。然后很潇洒地把所有事搁在一旁,早早上床,听歌,读《潜水钟与蝴蝶》。生活很紧凑,还是很偏心地把时间留给一本书。



3)没有人再想去厘清前因后果,反正一只手拍不响。只是彼此的距离又远了些。他说你无礼,你说他记仇。他继续用眼色和语气折磨你,你继续用心里的os骂他无理取闹。这是一段漫长的冷战,我厌倦的。有牌挨了,朋友说。

4)感觉到那些轻佻眼神。傻瓜,只有你才会这样想。笨蛋,事情本来就没有那么阳光。冥冥之中藏有一股力量,一直在推翻那些坚持和信念。如果是三四十年后或许我会低头妥协。无奈,现在正值叛逆期。

 
5)收拾心情回到日常生活,坐在身旁的朋友就哭着离开班。隔几天坐在前面的朋友对我苦笑。或许我们仨的家人以前都是好朋友,现在一起相约而去,开始另一段旅程。我在简讯中写着。然后告别了我们。朋友回答。
 
 
6)望着啜泣的背影,我赶紧往前。很久没有这样靠近母亲,才发觉自己已经高出母亲半个头。母亲一直是个坚强的角色,从没看过她落泪。我将她拥得更紧。没事的。他会去极乐世界的。对他来说是种解脱啊。念经吧。声音或许轻得只有自己听得见。另一只手上的菊花,依旧是淡淡芬芳。

 
7)晨曦还未报到。隔壁班的同学已经在桌上温习,睡觉。进班时,空无一人。拿起麦克笔在白板上写起零零散散的句子。以前读过的名句。即兴的诗。然后擦掉。朋友进班了,Ohayo (gozaimasu),然后就伏在桌上。接着两个女生进来。早安,她们莞尔。早安,我点头,微微行礼。早安。是呀。Life keeps repeating。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不太喜欢吃粥。

无论如何,想吃粥,往往都是口腔溃烂的时候。

身子本来就属于较燥热的一类(可是双脚常常发冷飙汗,这又好像是虚的体质),只要开开心心地吃了些煎炸食物,还是馋嘴多吃了几块巧克力,几天之后就会看到口腔出现小小的白色斑点。

画面开始在脑海浮现:首先白点会像晕开的涟漪扩大......扩大......口腔内膜仿佛被小型核导弹炸开,形成一个小小窟窿。然后就刺激了,往后不管是甜是酸是苦是辣,只要食物一送进口,只要食物和小窟窿来个亲密接触,一种闪电式的痛楚就会从窟窿周围开始引爆,脸颊和下巴感到微微的麻痹。如果食物是咸的,或者沾有细盐,恭喜你,痛楚会直冲眼眶,泄出一丁点的泪水。
------------------------------------

那些日子满口都是口疮。满口,那种只要一开口说话就会让你痛得不想再说话的痛。家人担心自己得了Coxsackie,(当时很多人都会说:怕得到Coxscakie,其实那是病毒名称,会得到的病症叫“手足口症”),赶紧前往诊疗所。医生说那只是普通的口疮,给了一支药膏,吩咐我定时涂抹在溃烂处。

一直认为那是人生最大的折磨,要吃东西的时候总会不经意地哭了起来。太痛了,我直嚷。母亲把熬好的粥盛在印有咖啡猫的盘子里,然后轻轻地把粥吹凉,一边喂她的孩子一边安慰:要忍耐,吃粥可以退火气......吃完它,就可以看到咖啡猫咯。

往后的日子,“粥=退火”这个等式就一直烙印在脑海里。

一点点痛就嚷叫到这样,哪像男孩子?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爸爸冷冷地抛下一句话就走开了。

于这盆冷水,真的有点气愤,难道我假装自己很痛吗?要不你也试试看满口都是口疮的感觉嘛,我咕哝,继续乖乖地,静静地,忍痛吃完粥,为了就是想看到印在盘上的咖啡猫。
-----------------------------------


爸爸提早放工,顺便载我回家。

妈妈今天没煮午餐,吃了才回家。

嗯。

到那间吃好吗?

那是一间靠在大马路旁的小屋,一间毫不起眼的木板小屋。如果不是门前摆着一个档口,档口上粘着一个小小的,红色的“粥”字,我根本察觉不到这间店的存在。

嗯。

先去里边坐,我拿些小菜。你要吃些什么?

随便吧,都可以。

坐在木制的旧椅子,开始端详店里的摆设。一道门槛把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和宁静的老木屋隔开。阳光经门前大树一筛,剩下零零散散的洒进屋里,遗落在通往屋子后方的那个走廊。不会觉得阴沉,只觉得那种场景真像一张泛黄的照片。

父亲还在门槛外的档口选菜。望着爸爸的背影,偶然想起他对我说的那句话。当时才三四岁,还不了解那盆冷水的意义。稍微长大了,才觉得爸爸所言甚是。(虽然我还是不赞同“男儿流血不流泪”这句话)

卷起袖子让护士往手臂打下一针、摔了一跤脚抽经、被误解、失恋、考试不及格、诉求被漠视、争取权益的力量被压制、看着自己的家园被剥夺......痛是人生必经之过程。

(年纪还小的我忘了,其实每个妈妈在分娩时,所承受的,才是世上最难忍受的痛。)
--------------------------------------------

两碗清粥和几碟小菜上桌,从思绪回过神来。

店里没人。时间仿佛以另一种步伐在屋内静静走着,绕着。我和父亲静静地夹菜,吃粥。

或许他在想着一些事。

或许我又口腔溃烂了。

或许,我们只是想静静地夹菜,吃粥。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我的窗朝南

图书馆是一个被人群冷落的小孩,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妃子,终日守着一架架的书籍,为它们拂去薄薄的尘埃,静静等待熟悉的稀客。或许孤寂,却多了几分清雅。

要离开图书馆时,你一个人坐在出口处。今天轮到你值日。

刚拿到考试成绩,很多科都不及格呢,你的脸有点忧郁。我说,成绩不是一切;你应该不太明白我的意思,只好再做补充:你正处于过渡期,只要适应了,把生活步伐调整好,一切就会恢复正常。

----------------------------------

逼不得已去了一场讲座,内容和实现梦想有关。到最后,主讲抛出一个问题,唯一一个让我精神起来的问题:

“当你已经达到目标,才发现到事实与你想像中的有差异,你会怎么做?”


很多思绪卡在这个问题上。

----------------------------------

读理科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转去商科班?全部人疑惑。

而且,还要自修那个难考的华文?全部人疑惑x2。

为什么不继续读理科的同时,自修华文?全部人疑惑x3。

为什么不转去有华文班的学校,反而留在这里读商科?全部人疑惑x4。

很多思绪卡在这些问题上。

我常常被这些问题弄得精神紧绷。或许我们都是一样的,为了目标前进的同时,也在害怕事实和想像真的有所差异。

你选择了理科班,但是前几次的考试成绩都不理想。你的信心开始动摇了。

你选择转换科系,很多人投于你疑惑和可笑的眼神。你的信心开始动摇了。

----------------------------------

但是迷茫也不像书中写的、戏中看的、人们说的那么恐怖、无助。迷茫是一段过渡期,只要适应了,把生活步伐调整好,一切就会恢复正常。

我们或许正在分叉路口前发呆,但是往后的日子,很肯定的,我们已经走在其中一条路上。

如果觉得那不是自己想走的路?讲师说:

回到原点。

回到路的源头,再次作出选择。

-----------------------------------

不要放弃。即使考到零分,也不可以放弃。每个选择都有自己的理由,坚持初衷,就一定有转机;但是只要你放弃,就没有人可以帮到你。

你的眼神流露出少许惊恐,我才恍然,从思绪抽离出来。或许你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或许我说得太严肃了。唉,没办法,我真的太老了。

------------------------------------

用眺望台的远镜,
眺太阳,

鹰在远方盘桓绕塔,
我的方向是燕子的方向,
我的窗朝南。

——《遥望》

我问作者,为什么窗口的方向一定要朝南?

作者答,窗朝南,代表毕业后,大家朝新的方向前进,就如燕子南迁,到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其实,无论窗口朝着什么方向,每扇窗外都有一个出口、一种风光、一片景色。

我们都选择了属于自己的一扇窗。当我们看不到自己想要的风景,请不要把它匆匆掩起。

有些景色,需要耐心等候。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