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琐碎·颜色

没有艳阳高照,也没有倾盆大雨。适合出去走走的日子。

希望全国天气都是如此,直到晚上。

新床单散发着淡淡的阳光气息,灰色和暗蓝色在床上孕育着睡眠的惬意。

坐在床边。摸着新床单,看着那浅浅的灰。

很喜欢灰。灰色的衣服、灰色的阴天、灰色毛茸茸的兔子。

一直徘徊在黑与白之间,总给人神秘,朦胧,摸不清的感觉。
------------------------

嘿,原来你喜欢黑色啊。吃午餐时同事说。

哦,女孩子的直觉真准。黑衣,黑框眼睛,黑手表的我笑了。

喜欢两种极端的颜色。绝对的黑,绝对的白。

总觉得做人应该如此。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不要让自己陷入模棱两可的灰色地带,也不要让别人认为自己不分黑白。爱恨分明,要赞就赞,要骂就骂。

退一步海阔天空。过时了,我常说。

不想再沉默。退一步只会让放肆的家伙逼近一步。
------------------------



绿色,总会想起草地。生机盎然,朴素踏实。

那是我渐渐喜欢的颜色。


黄色,总会想起阳光。温暖又炽热。

阴天窃笑,因为它能阻挡那耀眼的光辉。

傻孩子。挡得了一时,挡得了一世?

如果不能阻止人民,更没有人能阻止民意。
——戴志强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琐碎·羁绊



他们待在小学的最后一天。

放学铃声响起便兴奋地走出校门,我却在凤凰木下偷偷望着他们的背影。强忍泪水,不在大庭广众落泪是对自己的约束。

升上六年级,独自在篮球场站岗,却期待他们还会回校。

不了解自己的漠视,了解自己却离开了的寂寞,期待重逢的喜悦,以及等不到的失落。

就在那个时候体会到,那些复杂的思绪,原来这么难受。
------------------

后来的生活变得很平静,彼此维持萍水相逢的关系,我不会介入你们的话题,你们也不需介入我的生活。

可是情绪低落的时候,朋友会把椅子挪近,然后静静地坐在自己的身旁。

每次打开聊天室时,会很不客气地抛怨言、牢骚、废话,朋友总会回复。

没说什么,朋友仍然能看穿那些心事,冷笑话让自己不禁莞尔。

空闲时,朋友依旧会把自己拖出屋外走一走,虽然知道自己不喜欢出门。

还是会有人闯进你的生活,然后告诉你,你并不孤独。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温馨的感动。
-------------------

羁绊。

在中文,代表束缚。

在日本动漫里,却代表越来越巩固,亲密的关系。

我喜欢后者对羁绊的诠释,尤其是友谊。

有时候很自私,希望那些友谊的羁绊就这样保持不变。

然,有人会离开,有人会渐渐改变,有人会渐渐忘记。

现在的我当然不会像以前躲在一旁,为那些复杂的思绪哭泣。

无论往后的日子相逢与否,那些年有你们,你们的那些年曾经有我。

这样就好,不是吗?=)

太好了,你还在这里。
——夏目贵志《夏目友人帐》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琐碎·走走


天很蓝,云很白,风很凉。

巴士的空调真不错。

习惯站在车窗旁,望着路上来来往往,那些不曾停止的繁忙风景。

下了车,先到书局绕一圈。想要的书却不知躲在哪一个角落。问了工作人员,大家寻寻觅觅,兜兜转转。

原来它被列在那个不属于它应该出现的书架上。

我们不禁哑然失笑。
--------------------------

乘着自动扶梯上楼,一位年纪相仿的正下着楼。

另一楼的自动扶梯,我下楼,他上楼。

过了一会儿,我上楼,他下楼。

多次偶然的擦肩而过,他望了我一眼,我瞄了他一眼。

论如何,大家都是独自一人。

我告诉自己,如果再见面,应该要给他一个微笑;或许说声,嗨,真巧之类的。

但非常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事。
--------------------------

坐在戏院场内的双人座,旁边是空的。

独自静静地看戏,还是最适合。

一个人。因为一个人,不必为了迁就什么而改变什么。不必看着那些渐渐生疏的朋友,没话题而冷场。不必为了化解那种尴尬,而开始说些废话。

进场、看戏、离席。干净利落。

然后,习惯了走在那些成双成对还是吵吵闹闹的身影后。

蓝色午后/一个人漫游/有多自由/就有多寂寞
——宇珩《牛仔裤日记》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琐碎·离场


“The End”两字填满了荧幕。

黑箱子亮了起来,观众纷纷站起来,鱼贯走出去。路上尽是讨论剧情的吵杂声。

那些被遗忘的空水瓶,和跌落在地毯上的爆米花,就这样被工作人员抛进黑色的大袋子里。

它们的The End。

无论如何,还是看完一部电影,在它们的一生中。

前排的我们,仍然坐着,等着。

有时候还会有制作花絮呢,朋友说。
-----------------------

在戏院重看一部电影,对我来说简直是浪费金钱,浪费时间。

然而还是有破例的时候,比如说那一次的聚会。已经看过那部电影,但还是想和大家进场,重看。

青少年最美的时光,就是当大家聚在一起做一件事。情侣一起吃晚餐。朋友一起到沙滩冲浪。同事一起说某某某的八卦。死党一起尽情唱K。

一起。因为在一起,往后忆起时,浮现在脑海的不只是那些事,还有那些人。你会很满足,原来年轻时,自己曾经不孤单,曾经有志同道合之友陪自己疯疯癫癫,完成那些只有在年轻时才有勇气完成的事。
------------------------

在一起的日子落幕了,大家陆续离场。

才恍然,我还在席上。

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机会好好地告别,就要分开。
——《小孩·狗》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余震·告别·那一通电话


余震,家人说。

那时刚从朋友家回来,站在电梯前。看着电梯按键旁的数字不是越来越小而是越来越大,索性爬楼梯,运动兼减重。

那时家里的书橱玻璃片嗡嗡作响,橱上的那罐油在瓶内泛起涟漪。家人准备离开家里的时候,一切回复平静。

一切的不平静都蔓延至另一个空间。哪里地震、里氏几级、人民反应、相关政府部门的措施、商场外的路上人潮汹涌、朋友报平安......有关的文字和图片比海啸更早淹没了面子书。

父亲接获紧急通知回公司;我们则把重要资料放在桌上。如再发生更严重的余震,直接下楼。

结果,海啸预警解除了,余震不再来袭,文字和照片形成的那股潮,依旧在面子书扩散。
----------------

朋友在面子书上问,这是不是末日征兆。

我回他一个lol

妹妹问,如果真的发生地震而逃不出去,会不会死。

我们又没欠人东西(上次唱K的钱还了吗?嗯,还清了),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死也瞑目啦。况且,这里发生地震的可能性很低。

我还能年轻,还有好多东西未完成,妹妹喃喃自语。

不禁苦笑。想起了龙舟。

那时朋友受到当头棒喝,破天荒说出生命很渺小,要珍惜生命,把握生命之类的话。很多人在那一段日子成长了,突然感受到生命是不可承受之轻,却也不可低估其韧性。

我们很容易被琐碎的言语和缭乱的抉择左右思绪。往往等到大难临头才会发现,不是所谓的负面思绪让我们低落,而是当地一震、风一刮、海一啸的刹那,你什么都不能做,你什么都做不了。

然后很害怕,害怕那些熟悉的身影与自己擦肩而过,而这一擦肩注定是与离别作永恒的告别式。本来零散的心因为他们而凝聚起来,笑容因为他们的出现而变得灿烂;现在却因为离别让凝聚的心散落满地,笑容枯萎。

失去的失落,最痛。
-----------------

看着面子书里开始平复的海浪,霎那觉得很孤独,寂寞。很多熟悉的面孔在脑海里闪过,却是那么模糊。

习惯和其他人保持一段淡淡的距离,只因不想离别的时候,承受那一种失去的失落(那是歪理,我知道)。只要相隔两地,彼此身处的环境不同,感情一定会变淡。

那是我已经知道,却不想告诉你们的。所以,让彼此淡淡地相处,然后淡淡地告别。

离别之后,感情很好的依旧会聚在一起,继续疯狂,挥洒青春的活力,编织未完成的梦;然后那些曾经和你保持距离的,就这样随着记忆模糊时,渐渐遗落在午后的某一角。

很久之后,我才恍然。

我先选择遗忘一些思绪。

结果却被它们先遗忘了。
-----------------

“如果要告别/如果今夜就要和一切告别
如果你只能打一通电话/你会拨给谁”

——五月天《诺亚方舟》

曾经的曾经,我会说,拨给那个人。

然后的然后,那个人已经不需要那通电话,而我也失去了拨那通电话的意义。

因为已经有另一个人,会在那一夜,紧紧拥抱着那个人。

电话不比拥抱温暖吧。

我笑了起来。

p/s:朋友在面子书里写了《震,入我心窝》。朋友都转载,一起为印尼人民,为世界祈祷。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