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爬楼梯

要完成一件事,必先具备两个条件。

一个是履行任务的目的,另一个是往终点前进的推动力。前者需要勇气才能跨出第一步,后者需要毅力才能排除万难。


要爬楼梯,当然也得具备两个条件。

放长假回校的某一天。遇到老师,第一句不是嘘寒问暖,而是:

“哇,你胖了!”

霎时乌云密布,沙尘滚滚,世界顿时陷入黑暗,一道闪电往身上劈下,声响震耳欲聋,大地开始摇晃......

目的,减肥。

你要在放工后爬楼梯回家?本以为母亲会说些鼓励的话:

“唉,爬爬几天你就会放弃,算了吧,这样减不了多少体重。”

推动力,不要被人看扁。

目标明确,推动力强大,注定爬楼梯减肥的计划一定成功。

所以,往后要完成什么大小事务,大家可以用以上两个条件作为准则。
------------------------------

总觉得电梯宠坏了人群。

偶尔看到朝气蓬勃的少年和老弱妇孺挤进一个小小的四方空间,然后很惬意地让电梯在一楼还是二楼打开,再轻松地走出去。

如果他们觉得背后有一股凉意,那就证明我的冷眼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楼梯被冷落了。唯有电梯发生故障,大家才怨声四起,心不甘情不愿地望着那些石灰梯级。啪。啪。啪。啪。沉重的脚步宣泄不满。搞什么嘛,要爬这么多层,累死了。

买房不要买高楼,如果你不愿意爬楼梯。这是母亲的至理名言。
------------------------------




一级一级地爬着,喘气的频率开始增加。体内的运动细胞将近零,长假的生活抽掉了体育节和课外活动,那微乎其微的运动细胞几乎在体内灭绝。

就只是专心地,一步一步地往上爬。脑袋放空,却又涌现某些零散的思绪。

联络的时间虽然少了,希望我依旧是了解你的那一位。一位朋友说。

我依然活得好好的,你依旧是了解我的,真的。生活依旧平凡,平凡得爬楼梯也成了文章。

和一群朋友回小学,老师一眼就认得出自己。长高了一些,什么都没变。那是老师们的结论。大家的生活步伐都在变快,自己的步伐却越来越慢。感觉就像面前是来来往往的人群,自己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注视。

然后看着朋友都勇敢地往前翱翔,自己却在原地停留。蛮讨厌这样的性格,但没办法,本性难移。
------------------------------

到了住家的楼层,杂乱的思绪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有点疑惑,怎么爬楼梯的时候会想到那些事情。

这样的爬楼梯生活维持到开学前几周。体重没有上升也没有下降,老师却说自己瘦了,呵呵。

上课几周又放假。或许身体习惯了长假的模式,午后总想出去爬爬楼梯,流一身汗精神爽。


吸了一口气,搭电梯下楼,继续下一轮的拾级而上。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

那个季节


仿佛嗅到午后阳光的味道,淡淡的。

柱子拖起长长的影子,在课室外陈列着。越过长廊,光与影在身上重叠,掠过。

老师以询问的眼光扫视全班,大家静若寒蝉。风扇吱吱呀呀地叫着,却也给不出任何完整的答案。嘴角浮起浅浅的笑意。怎么样,不会念这个字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学习,掌握音标......

是一位优秀的英语老师,也是一名严肃的纪律老师。大家不敢高谈阔论,只有几位英文造诣极高的同学和老师如朋友般交谈,讨论着。我总是把身子压得低低的,衷心希望下一个得站起来发言的不是我,不会是我。

然后在簿子里记下了那个字;不像英文,却已经收录在英语辞典的怪字。
------------------------------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你很认真地问。

当然是明智的选择!你都知道我们要进那里有多难,现在天时地利人和,你不去,哪里对得起列祖列宗?

列祖列宗是我现在才加上去的。但那时候如果我那样说,你一定会像往常般对我冷眼斜视,然后无奈地说:拜托,认真点。

最后,我只是含糊带过。




好像要等到告别的那一刻,我们才恍然,自己已经不经意地把一些朋友的出现当成依赖。情谊和默契究竟会不会因为各奔前程而淡化,我们忧虑;或许害怕现在的一切将永远成为曾经,我们不舍。
-----------------------------

最近一直学习告别。

Bye. Good Luck. Bon voyage. All the best. Keep in touch. Auld lang syne.

留言的最后,放上一个笑脸 =)

分离,是成长的代价吗?一位朋友问道。

面前是自己的理想,身后是离别的不舍。总在往前与停留之间做出抉择。每一次的选择,都是一种坚持;每一次的选择,都是一种成长。


分离,或许是成长的过程吧。

不必为离别的行囊装上满满的不舍和眼泪。挥手说再见的时候,我一直告诉自己。

它应该还包含憧憬、梦想、期待、祝福。
------------------------------

不知是那年的英文老师又在我的班上出现,还是朋友上传一张又一张的叙别会照片,我突然想起,那个怪字。

翻开笔记簿,音标还踏踏实实地躺在它的一侧。

这个季节,轻轻呼唤着它。



Au revoir.

Goodbye, until we meet again.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上坡下坡


向往峰巅,向往高度,结果峰巅只是一道刚能立足的狭地。不能横行,不能直走,只享一时俯视之乐,怎可长久驻足安坐?

上已无路,下又艰难,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与惶恐。

世间真正温煦的美色,都熨帖着大地,潜伏在深谷。君临万物的高度,到头来只构成自我嘲弄。我已看出了它的讥谑,于是急急地来试探下削的陡坡。

人生真是艰难,不上高峰发现不了它,上了高峰又不能与它近乎。

看来,注定要不断地上坡下坡、上坡下坡。

——余秋雨《沙原隐泉》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那些年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那些年,我们的班没有女孩》

就拍一张吧,朋友心血来潮。

一位朋友拿着平板电脑上网搜寻《那些年》剧照,另一位朋友安排角色入镜。你,表情可以酷一点。你,用深邃的眼神望向远方。你,手靠在他肩上。你,翘一只脚。

然后挥手告别,选择不同的路,大家开始新的旅程。没有人会特别期待哪一年哪一天在哪里重聚。就像没有人会在离别的那天相拥而泣。

有时候离别并不是什么伤心事,只是偶尔夜深人静时会有些感慨:那时再多珍惜一些,再多做些什么,会不会更加好。

就这样,曲终人散。

剩下那一年的蓝天白云,碧海清风。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

琐碎·听歌


中孝介 feat 宫本笑里 《你的点滴回忆》
(《夏目友人帐》第三季片尾曲)


平井坚《轻闭双眼》
(电影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主题曲)


高铃《爱你》
(《夏目友人帐》第二季片尾曲)




山崎将义《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秒速五厘米》片尾曲)

-------------------------
这段日子非常喜欢把这四首歌连续播放。

就这样静静听歌,然后静静睡着了。

挡在我们面前的是巨大庞然的人生,阻隔在我们中间的是广阔无际的时间。
——《秒速五厘米》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