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早安。

 
1)最近一直下雨。狂风骤雨,斜风细雨。绿色的窗帘扬得高高的,雨水化成细小的颗粒洒进来。洒在窗上、洒在课本、洒在衣领、洒在发梢。托着下巴望向窗外。雨打在屋瓦上,声音掩盖了老师的声音。心却异常宁静。



2)考试的跫音渐渐逼近。功课做不完,急躁的感觉一直卡在心头。课外活动的琐碎事务久久不能close file。懊恼的感觉一直涌上心头。然后很潇洒地把所有事搁在一旁,早早上床,听歌,读《潜水钟与蝴蝶》。生活很紧凑,还是很偏心地把时间留给一本书。



3)没有人再想去厘清前因后果,反正一只手拍不响。只是彼此的距离又远了些。他说你无礼,你说他记仇。他继续用眼色和语气折磨你,你继续用心里的os骂他无理取闹。这是一段漫长的冷战,我厌倦的。有牌挨了,朋友说。

4)感觉到那些轻佻眼神。傻瓜,只有你才会这样想。笨蛋,事情本来就没有那么阳光。冥冥之中藏有一股力量,一直在推翻那些坚持和信念。如果是三四十年后或许我会低头妥协。无奈,现在正值叛逆期。

 
5)收拾心情回到日常生活,坐在身旁的朋友就哭着离开班。隔几天坐在前面的朋友对我苦笑。或许我们仨的家人以前都是好朋友,现在一起相约而去,开始另一段旅程。我在简讯中写着。然后告别了我们。朋友回答。
 
 
6)望着啜泣的背影,我赶紧往前。很久没有这样靠近母亲,才发觉自己已经高出母亲半个头。母亲一直是个坚强的角色,从没看过她落泪。我将她拥得更紧。没事的。他会去极乐世界的。对他来说是种解脱啊。念经吧。声音或许轻得只有自己听得见。另一只手上的菊花,依旧是淡淡芬芳。

 
7)晨曦还未报到。隔壁班的同学已经在桌上温习,睡觉。进班时,空无一人。拿起麦克笔在白板上写起零零散散的句子。以前读过的名句。即兴的诗。然后擦掉。朋友进班了,Ohayo (gozaimasu),然后就伏在桌上。接着两个女生进来。早安,她们莞尔。早安,我点头,微微行礼。早安。是呀。Life keeps repeating。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不太喜欢吃粥。

无论如何,想吃粥,往往都是口腔溃烂的时候。

身子本来就属于较燥热的一类(可是双脚常常发冷飙汗,这又好像是虚的体质),只要开开心心地吃了些煎炸食物,还是馋嘴多吃了几块巧克力,几天之后就会看到口腔出现小小的白色斑点。

画面开始在脑海浮现:首先白点会像晕开的涟漪扩大......扩大......口腔内膜仿佛被小型核导弹炸开,形成一个小小窟窿。然后就刺激了,往后不管是甜是酸是苦是辣,只要食物一送进口,只要食物和小窟窿来个亲密接触,一种闪电式的痛楚就会从窟窿周围开始引爆,脸颊和下巴感到微微的麻痹。如果食物是咸的,或者沾有细盐,恭喜你,痛楚会直冲眼眶,泄出一丁点的泪水。
------------------------------------

那些日子满口都是口疮。满口,那种只要一开口说话就会让你痛得不想再说话的痛。家人担心自己得了Coxsackie,(当时很多人都会说:怕得到Coxscakie,其实那是病毒名称,会得到的病症叫“手足口症”),赶紧前往诊疗所。医生说那只是普通的口疮,给了一支药膏,吩咐我定时涂抹在溃烂处。

一直认为那是人生最大的折磨,要吃东西的时候总会不经意地哭了起来。太痛了,我直嚷。母亲把熬好的粥盛在印有咖啡猫的盘子里,然后轻轻地把粥吹凉,一边喂她的孩子一边安慰:要忍耐,吃粥可以退火气......吃完它,就可以看到咖啡猫咯。

往后的日子,“粥=退火”这个等式就一直烙印在脑海里。

一点点痛就嚷叫到这样,哪像男孩子?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爸爸冷冷地抛下一句话就走开了。

于这盆冷水,真的有点气愤,难道我假装自己很痛吗?要不你也试试看满口都是口疮的感觉嘛,我咕哝,继续乖乖地,静静地,忍痛吃完粥,为了就是想看到印在盘上的咖啡猫。
-----------------------------------


爸爸提早放工,顺便载我回家。

妈妈今天没煮午餐,吃了才回家。

嗯。

到那间吃好吗?

那是一间靠在大马路旁的小屋,一间毫不起眼的木板小屋。如果不是门前摆着一个档口,档口上粘着一个小小的,红色的“粥”字,我根本察觉不到这间店的存在。

嗯。

先去里边坐,我拿些小菜。你要吃些什么?

随便吧,都可以。

坐在木制的旧椅子,开始端详店里的摆设。一道门槛把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和宁静的老木屋隔开。阳光经门前大树一筛,剩下零零散散的洒进屋里,遗落在通往屋子后方的那个走廊。不会觉得阴沉,只觉得那种场景真像一张泛黄的照片。

父亲还在门槛外的档口选菜。望着爸爸的背影,偶然想起他对我说的那句话。当时才三四岁,还不了解那盆冷水的意义。稍微长大了,才觉得爸爸所言甚是。(虽然我还是不赞同“男儿流血不流泪”这句话)

卷起袖子让护士往手臂打下一针、摔了一跤脚抽经、被误解、失恋、考试不及格、诉求被漠视、争取权益的力量被压制、看着自己的家园被剥夺......痛是人生必经之过程。

(年纪还小的我忘了,其实每个妈妈在分娩时,所承受的,才是世上最难忍受的痛。)
--------------------------------------------

两碗清粥和几碟小菜上桌,从思绪回过神来。

店里没人。时间仿佛以另一种步伐在屋内静静走着,绕着。我和父亲静静地夹菜,吃粥。

或许他在想着一些事。

或许我又口腔溃烂了。

或许,我们只是想静静地夹菜,吃粥。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