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你为什么要这么累?



我高三的时候......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吃完早餐,就会和朋友一起在学校的操场,边绕边看书。

只有我一个人是用跑的,而且我把我要背的课文乱编成自己的歌,边唱边跑,大声唱出来。

朋友忍住不问我:“陈绮贞,你为什么要这么累?”

然后我就跟她说:“因为......我以后......要开演唱会。”

(全场欢呼)

......很高兴没有辜负高中时候的自己......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电影

长那么大,我还是第二次去那戏院看电影。

有些朋友朋友早已把看电影当成是周末活动,我却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般东张西望,购买戏票的事就让朋友去处理。哦原来订票是用touch screen的啊,哦原来座位选越后面越好啊,哦原来......

这些当然只是心里的os。说出来一定让朋友笑掉大牙。

宅男的悲哀。

......

喂,我写了那么多,为什么电影还未上映?

“广告大概有十分钟,”朋友道。

哦原来还有大约十分钟的广告......(还是心里的os)


Skyfall.

我的英文不好,之前问了几个朋友这个字代表什么,但得不到一个明确的答案。Adele的歌声开始涌进戏院,为影片掀开序幕。她总会让你屏住气息凝神聆听,随着那把有磁性的嗓音坠入已经铺好的故事里,让人从中摸索,领会其中的意境。

剧终,散场。朋友淡淡地给了评语:剧情一般。或许他所期望的激烈打斗场面,还是那些令人啧啧称奇的高科技武器都鲜少在荧幕露面。我不是007系列影迷,但我喜欢主角诠释James Bond的方式(以及电影里边的台词)。或许我有一点偏心:当各界都在质疑他是否能担任这个角色时,我就已经深信他能带来一些什么改变。

结果,007系列以稳重的步伐走了半世纪后,Daniel Craig成功将James Bond的形象升华,让人不禁对他刮目相待,也对往后的007有较多的期待。

电影就是这样。

50年了,James Bond还是那个身体健硕、风流幽默、智勇双全的魅力熟男。如果不合格,就换一个。多换一个。再换一个。年纪依旧,身份依旧,只是脸孔有些改变,但我们还是认定你就是James Bond。观众没这种特权。时间依旧从身边流逝,一去不回头。长大了,老了,离开人世了,观众一群换了一群,James Bond依旧光鲜亮丽。


《大红灯笼高高挂》。

那是很久之前,老师曾经提起的电影。很久之后,我才一个人窝在电脑荧幕前观赏。剧情一直播映,思绪也一直流动。看完之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有时候真的很想把颂莲拉倒一旁去然后苦口婆心: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你不觉得这举动对你来说一点都不利吗?你应该这样这样这样,那样那样那样,再怎样怎样怎样......

我只是观众。观,看也。不能干涉,不能插嘴,只能静静地看,直到故事的尽头。

其实,即使我在电影内,颂莲也只会冷眼斜视,然后倔强地说:“你懂什么。你只是个局外人。”

是呀。很多时候,我都是局外人。或者说,我习惯当局外人。很多事看得比局内人透彻,但

因为这是规矩,你不能介入。

因为介入之后,你就是局内人。

因为你是局内人,你就开始看得不透彻。

因为你看得不透彻,局外人会来劝导你,你却淡淡回复:
“你懂什么。你只是个局外人。”

电影。局内人尽情演绎,局外人尽情论评。

但是很多人局外人忘了。他们也不是在人生的舞台上,演起一个局内人吗?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专心

我有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习惯。


那就是:当事物冠以“专心”两字,就很讨厌被外界打扰。所谓很讨厌,就是能把搅局的人瞪上几秒、骂上几分钟、气上几小时,到最后the whole day is spoiled.

举个例子,专心阅报。

专心阅报就是专心阅报。选一个舒适明亮的环境,客厅是个不错的地方;如果家人看着戏,就会把地点转移至书房。我是一个很容易看着剧情然后奸角一直演我就一直骂(这是坏习惯?)的观众,所以要把自己与电视机隔开。都说了,专心阅报就是专心阅报。

然后呢?翻开报纸啦,废话。

淡淡墨水味打印出来的文字映入眼帘,组成一篇篇的文章或报导。或许是时事、或许是社论、或许是散文、或许写实、或许讽刺、或许抒情。尤其是社论,作者的思路最终会输入脑海,接受一连串的质问。

你说的到底是虚是实,还是半虚半实?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所说的?你所提供的证据数据是否可信?你会否过于偏激?你有没有故意隐藏某些真相?(还有一些生字新词,可以抄录下来)


当然,只有在空闲的时候才能进行这耗时耗神的工作。上课日生活繁忙(“繁忙”已经不是上班族的专有形容词),匆匆回家匆匆吃午餐,接着只能走马看花似的浏览报章。反正罪案和政治一定是报章最大碟的两盘菜,味道辛烈,吃久也腻,天天细细咀嚼岂不是日日都吐?还是快快翻阅,抽出重点,更新资讯就好。

写作亦是如此。

写作可以很随性。搭巴士、走在路上、爬楼梯、躺在床上临睡前,只要思绪在飞扬,你随时都可以把它轻轻握在手里,用温度孵出一片天空。小小的,却是快乐泉源。

 
但专心写作不同。待在电脑前几小时也无所谓。翻书查字典,上网查资料,为的就是要确认自己想写的是否真实,有说服力。结果写出来的可能只有一句,而那一句可能在写作的过程中被删掉。那已经是非常宽容,有时候写完整篇之后觉得不妥,就全篇删去。

那段日子,往往到了深夜才把一切东西处理完。家人已经熟睡。关起房门,不让灯光溢到黑暗那里去,独自赶稿。写到凌晨三点多,过后在床上眯起眼两小时,就抹黑起床开始准备搭校车、上课、课外活动、补习、赶功课、处理课外活动文件。另一个深夜,另一场文字探索。这样的日子持续下去,直到文章已经寄给比赛当局。

最近认识新朋友,闲聊之余也发现到我们曾经如此疯狂。明知道写作比赛不会得奖,明知道生活步伐紧凑,还是要继续写。彼此心照不宣:因为这种坚持,才能让自己在乏味的求学生活中,找到一个喘息的空间。

现在是放假的第二个星期。很想专心写作,却一直被外界事物影响,心情也因为这样spoiled了很多天。开始思考影响自己的到底是外界事物,还是自己的杂乱情绪?

但是不能想太久。深夜已经不像以往那么热血,容许自己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总是不经意地启动了冬眠模式。


现在,我只想专心睡觉。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