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我的十二月

CY

写作是件奇妙的事。写着写着,你会一直写。写着停着写着,你会频频写。停着写着停着,你会常常写。停着停着,你就会偶尔才写。生活似溪,悠悠汩汩,预料不了自己的方向,也猜测不了前方还被多少石块阻扰。只须从高往低流。只需轻柔地绕过障碍。时而湍急,时而潺湲,这一刻留下痕迹,下一刻就一去不回头。写作是岸上的人,拼命追着河水、记录河水、分享河水、反思河水,不亦乐乎。是生活决定写作的节奏。

我是在游泳时想到这些。整年的十一个月,我是慷慨的。有什么任务,愿意承担。有什么困难,愿意挑战。有什么意外,愿意接受。唯有十二月,我把它濯成一片空白,熨成一片单调,然后亲自上色。我不觉得辛苦了将近整年,只把最后一个月私藏起来,给自己、给家人、给朋友是件过分的事。只是今年的十二月,从毕业刊的印刷商出现问题,到毕业晚宴的活动策划,到亲人骤逝回乡奔丧,到汽车抛锚在夜晚的路上,到开始感受到工作的压力……在普通的十一个月里,那些都是芝麻绿豆;但在十二月,那些都是虱子。

我唯有在游泳时才能想到这些。把一堆烦闷排出鼻孔,灌进水里。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布鲁布鲁布鲁布鲁。咕噜布鲁咕噜布鲁。布鲁咕噜布鲁咕噜。气泡是晶莹剔透的小弹珠,一颗一颗慢慢地增大,然后浮上水面,破!消失得无影无踪。抬头是天空,低头是泳池,你能看到小鸟飞翔的苍穹是多么晴朗辽阔,阳光折射的清水是多么梦幻迷人。只有在这样小的空间里,十二月才是属于自己。




想到这里,至少我还有十二月。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

所有我需写的:屋内星空

几米的画册,每次翻阅,都会感受到浓浓的温暖,淡淡的惆怅。有时候,一张图片,一个画面,映入脑海就会泛着圈圈涟漪。那种激动的情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读到接近结尾,觉得《星空》的那一页特别厚。本来以为画册的两页贴在一起,想拿刀片割开;但是用手轻轻掀起,才发现内有乾坤。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注视它。美。惊讶。被震撼。思绪飞扬。

小时候的房间,曾经满天星斗。搬进新家,有了自己的房间,却一点都不高兴,反而害怕。怕黑。怕一个人。怕魑魅魍魉。怕全部人已经入睡自己却用呆滞的双眼望着风扇旋转。恐惧化成一个长满血丝眼球的怪物,蹲在房间右上角,俯视不知所措的我。至少发出些声响吧,求求你,让我有把柄证明你的存在。然而,你只是瞪着我,什么都没说。有时候隐隐约约,远处有东西轻声细语。又好像没有(你还是瞪着我,什么都没说)。诡异如墨,滴在一片静谧的深夜,渐渐扩散成不安和慌张。诡异太重,最终会把静谧穿破(你依旧瞪着我,什么都没说)。静谧之下有什么?黑洞。绝望的无底洞。几乎每晚我都怕坠入深渊,几乎每晚我都提心吊胆地哭着入睡。

隔了一段日子,家人买了整套荧光星星。恒星、行星、流星、五角星、八角星,通通贴在墙上,在房内孕育一个小星系。临睡之前熄灯,黑暗骤然降临,星星填满了整个小宇宙。那是多么柔和的光,起先是明亮却不刺眼的黄,慢慢地变成浅绿,再渐渐黯淡。躺在床上仰视,你拥有整片星空,仿佛有光就不怕黑暗,因为越暗的天穹,才能看见更亮的星光。虽然几年后房间归属妹妹,虽然她不怕黑,荧光星星对她来说只是一道风景,但是我们依旧任由星星吸允光芒,继续在黑暗释放短暂微光。后来房子须油漆,为了我而形成的星系,最终不得不由我亲手瓦解。星星一颗颗陨落,无光无声,只有细细的白粉末从墙上脱落,洒落满地。

我没把那些星星搬进后来的房间。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变与不变

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苏轼

吃饭时聊起一个很久不见的孩子。

年纪比我小,但名气比我大,大在他是最捣蛋的头疼人物。没有一个学长不怕这个顽皮固执的孩子,或者说,对他的纪律问题感到厌倦。好言相劝,他充耳不闻;厉声呵斥,他吵嚷反抗,瞪到你知难而退。

他非等闲之辈,我非省油的灯。彼此碰面时,他是大浪,我是礁石;大浪澎湃汹涌,礁石稳重如山;大浪不可能制伏礁石,礁石也不可能击退大浪。长久的拉锯战,赢输已经不是重点,消耗的精神才真的让我觉得疲惫。

那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听说毕业后等着成绩放榜,他就跟着父母工作,整理档口,处理些简单的买卖。性格一百八十度转变,没有昔日的嚣张霸气,反而变得文静憨实。

偶然想起一个朋友。曾在校车内大吵大闹,要司机亮出藤条才会乖乖坐在一角,失联多年在某个早晨碰面,侃侃而谈,老练成熟得仿佛在社会打滚多年。

偶然想起另一个朋友。曾经聊天说地,一起做了些不可理喻的事,多年之后感情被时光和环境磨得所剩无几,最后只有擦肩而过的冷风划过耳际,就像驶在不同轨道的火车,再也不可能相遇。

想起一些曾经无所不谈现在开始陌生的人。想起一些曾经陌生现在开始无所不谈的人。我们在什么时候才意识到这些变化,又在什么时候才了解,万物皆变,变中有恒,即变本身。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给我多一个夏季



In French, "été" means both "been" and "summer".

朋友去了été cafe一趟,将她与朋友相聚的午后写成文字,一种记录,一种收藏,一种值得回味的心情。在法语里边,été不只代表夏天,也代表曾经。

如果这是一片四季分明的地域,现在必定落叶纷飞,秋意正浓,冬天的跫音逼近,连绵白雪即将从天而降,倾洒大地。或许在这样的时刻,躲进这个依然是阳光明媚的小空间,是避寒、是取暖、更是想品味那些一去不复返的盛夏事迹。那些曾经。

曾经共事的老板娘,前几天突然拨电来,问我能不能在十二月过去打工。上司依旧记得两年前懵懵懂懂的我,还提供一份蛮不错的工作机会,觉得受宠若惊。但是答应之后,我就会全神贯注在工作中,到时就会失去很多很多与朋友相聚聊天的时间。

开始觉得有些东西从体内慢慢逝去。

多想拥有多一个夏季。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

我们的初次相遇

在面子书看到朋友使用first met的功能,原来彼此是因为“转笔”这个话题开始相识。看似琐事一件,却让两个陌生人的生活交汇,一步一脚印,累计成今日深厚的友谊。

我们是怎么相遇呢?聊天聊得兴致勃勃的时候,朋友偶尔会问。细细回想,慢慢回味,彼此不禁会心一笑。回望当初认识对方的起点,有些轰轰烈烈,刻骨铭心,但更多的,是那么稀松平常,那么微不足道。因为太小了,我们常常遗忘;直到争执当下,离别前夕,失去之后,才惊讶,茫然:是什么东西,让当初平凡的相遇,走到这样的地步。

生活中布满性格迥异的人群。谈得来的,就多说一点;谈不来的,就点头微笑。但是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之后,你会发现,当初话题不断的,未必是你现在最好的倾诉对象;之前谈不来的,很有可能是你现在的知己。

生活的变数总是那么不可思议。

写到这里,又是离别的季节。分道扬镳之后,感情会变淡吗?会不舍,但没什么值得伤心的。

若干年后,陌生了,就重新认识彼此吧。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你在烦恼什么

把自己重重地抛进车子里,将收音机关起。老旧的汽车在路上吱吱呀呀响着,细微,却刺耳。

开始回想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数学。收集各校试卷开始复习,很多题不会解答。数学是唯一一项可以让我失去理性的科目。找不到答案,逼仄的感受卡在心头。很任性地不出班,一直在草稿纸上写、写、写。找到答案时,精力挥发了一半。

毕业刊。我太善良了?是的,我太善良了。因为知道我很善良,印刷商才会一直消磨我的精神和耐力。本来以为今天早点回家,可以小睡一会儿,补充精神继续冲刺,结果一通电话过来,一块沉甸甸的石头猛然压在心头上。觉得自己很失败。

要交给人的东西忘记带出门。对别人来说或许无所谓,对我来说却是失责失信。

健忘变得严重。每天早上依旧找着记忆里突然失踪的汽车。开始忘记自己冲凉了没,刷牙了没。迟早连自己也忘了。

然后是你的留言。世上最伤人的不是什么高科技武器,而是眼神和言语。曾经被一双锐利的眼神狠狠刮伤了心,今天则被一个“呵”字弄愣了。

想起鸿。13年究竟有多长?在这段岁月里,你我究竟多久没坐在一起聊天?而又有多少人,比你更了解我沉默的原因?

我的缺点,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把过错往自己的身上扛。我的数学差。我没有眼光才会找到一个不守信用的人合作。失责失信难以释怀。健忘是因为我已经老化。错都在我,我不应该回复。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朋友。

会计。这是最后一堂补习。老师说再见,其他朋友头也不回地离开。我和一个女孩走到老师面前向他告别。老师说加油,我们说谢谢。

开始用很简短的文字去概括浓稠的情绪,就像用一个小碗去盛一大锅热汤。装不下,只会溢出;溢出,只会灼伤。

回家路上,还是忘了车停在哪里。坐在车上,倦意上心头。

不如放假。


好吧,就放假。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缘舞曲

只要跳一支舞,时光就能倒流,让你回到过去。

你,愿意吗?

如果找不到当初还未完成的事,就会永远困在时光的罅隙,无法回到现在。

你,愿意吗?

刚开始听到demo时,心里浮现的,就是一个惊叹号。早在很久以前,我就希望能够听到一首摆脱离别前夕依依不舍,摆脱向往未来激昂高亢的歌曲。一直以来,我都不曾说过。

词曲创作人怎么会知道?

从构思,拍摄到制作,我都有机会参与其中,学到的东西的确不少;从讨论时的兴致勃勃,上载音乐短片时的战战兢兢,到期待反应时的忐忑不安,感觉虽然复杂,但是满足。

只能说谢谢。谢谢愿意付出的人。谢谢愿意花时间欣赏的人。
----------------------------------------

中六一直都被认定是段漫长、崎岖、充满挑战的路。

面对截然不同的求学生活,加上崭新的课程和制度,内心对现况的焦虑,对未来的担忧,都让我们陷入迷茫,只能不停地摸索,不停地尝试。

或许我们曾经否定自己、曾经沮丧、曾经想放弃;但是经过一轮轮的沉淀和整理,我们依旧坚持自己的选择,依旧和朋友肩并肩作战,来到这段学习路程的尽头。离别前夕,我们选择以一首歌的时间,记录这段日子曾经历过的心情,既有灰色,也有晦涩。

迷茫,只是一段过程。它可能会像烟雾般遮蔽你的视线,但是因为这样,你才能够完全不受外界影响,跟着自己的心声,继续前进。

走过烟雾,你会发现,天空晴朗依旧

——《缘舞曲》前言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欢乐今宵

还是雨天。

回家路上,一串串水珠从高空坠下,散落在车窗,散落在路旁的小窟窿,淅沥哗啦,滴滴答答。最近一直下雨,潮湿的气息渗透生活,身边的一切都变得蒙蒙的、闷闷的、冷冷的。

一团又一团的霉菌开始在书橱攒动。抹掉,隔几天又长回来。有时候想搁着不理,又怕这些小东西突然扩散,然后在某个静谧的夜里侵袭不远处的床板,将躺在上面酣睡的人一起吞噬,不留痕迹。抹掉,隔几天又长回来。就像琐碎的烦恼,解决了,又有新问题浮现。

还是雨天。

我和一等生陪功夫小子吃素。其他几十桌都是大鱼大肉,小孩学着大人举杯高喊“饮——胜——”,司仪在台上不断地念出幸运抽奖的得奖号码。我们的席位在会场的一角,餐桌上寥寥数人,其他都是陌生的脸孔,吃了几口就跑到别桌找朋友聊天说地,只剩下我们仨和一位素未谋面的老师边吃边聊。场面喧哗热闹,我们在一旁静静地吃,倒也轻松自在。

明年我已经不在这里,然而晚宴还是会如期进行。场面依旧,只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今晚以大吃大喝来庆祝这整年的努力和付出,明天起床,还是要继续忙碌,然后期待下一次的充电期。生命是一场轮回,我们一直都在里边兜兜转转。

今晚的庆功宴结束了,我们明年再见!司仪以欢乐的语调为飨宴落幕,台下的来宾早已离开得七七八八,几群人还在拍照喧哗,一个男孩鼓起勇气上台以歌曲诉情,台下的女孩在人群的起哄下手足无措。女孩接受与否是一回事,男孩有没有勇气告白又是另一回事。感情妙就妙在没有标准答案,甚至辛劳一番,也可能没有结果。可是在这一段羞涩懵懂的年纪,答案真的重要吗?结果真的重要吗?


或许,不留遗憾,才是初衷。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听见下雨的声音

“你比较喜欢晴天,阴天还是雨天?”J突然问。

真的很难回答,因为三种天气我都喜欢。

喜欢下雨的夜晚。晚上不必再为了什么事出门而搞得一身湿嗒嗒。一张床、一本书,整个雨夜就属于自己。

雨的跫音渐近,电台的音乐被雨水稀释得有点模糊,远处的虫鸣亦是。然后雨势变小,音乐慢慢变得清晰,蝉鸣越响亮。出去喝杯水时,雨势渐大,再次覆盖电台的声音,虫鸣亦是。

常常躺在床上,听着豪雨与细雨的交替,一轮又一轮。

有些时候思绪也一幕一幕地交替,一轮又一轮。

偶尔想落泪。
但是更多时候,就在宁静的氛围里,不小心睡着了。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So what's your favorite word?


“Vapors,” he said at last.

“Vapors?” Ruth thought of chills and cold, mists and suicide ghosts. That was not a word she would have chosen.

“It appeals to all the senses,” he explained. “It can be opaque but never solid. You can feel it, but it has no permanent shape. It might be hot or cold. Some vapors smell terrible, others quite wonderful. Some are dangerous, others are harmless. Some are brighter than others when burned, mercury versus sodium, for instance. Vapors can go up your nose with a sniff and permeate your lungs. 

And the sound of the word, how it forms on your lips, teeth, and tongue—vaporzzzzzz—it lilts up, then lingers and fades. It’s perfectly matched to its meanings.”



“The Bonesetter’s Daughter”, written by Amy Tan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1

麻雀已经飞去

致一等生,

夜已深,我还是想不到要写什么。不是没有东西可以写,而是太多。它们像一只只无名的小麻雀,在你毫无防备下飞进心扉,在心湖呷口水,泛起一点点涟漪,然后往苍穹飞去。尝试为每只麻雀命名,但是到最后,我已经搞不清楚哪只是哪只了。

涟漪太轻,涟漪太淡。轻轻扩散便融成一片镜,映着心中最深邃的蓝。什么都没有留下。既然什么都无法挽留,我只能花更多时间去为那些叫不出名字,已经飞逝的鸟儿哀悼。

偏头疼的那几晚,思绪杂乱得让人急躁。更急躁的是,我必须若无其事地面对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察觉你的变化,或者因为你状况不好而特别款待你。地球依旧转动,马照跑,舞照跳。或许是这样,当你选择把情绪都宣泄出来时,会觉得有一双锐利的眼神在背后冷冷地看着你,告诉你:不应该。你真的感受到吗?还是我太过敏感?

我们都是敏感的人。是优点,也是缺点。只有敏感的人才能写好文章,因为他可以察觉到身边小小的变化,从变化中看到生命是如此细腻脆弱,又那么粗糙坚韧;也因为敏感,我们太容易被身边的事物牵动心情。一个眼神、一句话语、一种动作,都会让思绪起伏不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太累。因为累,所以追求宁静。因为追求宁静,所以选择冷漠、选择忽视、选择遗忘。选择装傻。

即使最终依然要面对,要痛过哭过才能看开释怀,我们仍旧先选择逃避。因为我们叛逆。

------------------------------
“你发现朋友圈里多了好多你开始没办法尽兴参与(或不被邀请)的聚会。

相册里他们一起到过好多你没去过的地方。蓝天、白云、冒著暖气的饮料、零零散散……(查看电话通讯记录,写的是好几个月前彼此潦草说过的再见)。

遗憾还没来得及让你去试验你们两者之间(或更多)情谊上怎么像书里写的那样历久弥新,友情早就已经在用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锈成过往。

更遗憾原来时间久了,我们就开始疲乏无力,再用不回初识时的那种温度还有眼神,小心谨慎地去经营两者之间的微妙关系。”
-----------------------------

我还是把朋友的留言整段抄录下来,略作调整。一来,它已经表达了我的文字还无法拼凑出的感想;二来,夜已深,我已经不像从前,能熬整夜写文章。

写到这里,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要为你写着一篇,而又希望你能在这一篇看到什么。或许只想闲聊。闲聊不像回答理解题,篇篇都可以问主题主旨(那些年我们篇篇都拿不到那6分)。

曾经想过,如果大家分道扬镳之后,哪天再碰面时,我们会上前拥抱,还是会擦肩而过?如果擦肩而过,是因为彼此已经遗忘对方,还是彼此不敢正视对方?如果不敢正视对方,是因为害怕自己认错人,还是怕自己认对人?如果自己认对人,为什么不要趋前拥抱?


我总会陷入永无止境的自问和反问,然后在轮回里转了又转,直到偏头疼发作,才乖乖上床睡觉。今天下雨,好入眠。晚安。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月亮

搁下斧头,坐上桂树
拿起广寒宫送来的月饼  轻轻一掰
不留神  让蛋黄溜入
                夜空
在无边无际无垠的漆黑里
亮起一颗柔和的
淡白    和光        
我们站在不同的高度
以不同的姿态
和像素
定格成一张薄薄的夜景
在普洱冒起轻烟之际
朦胧成浅浅的思念
缭绕  然后

随风而逝


“你等我,我去找月亮一下。”离开电脑到十五楼拍了张照片,传过去。

“为了找月亮就走出去,强!”说罢你也蹲在路中间拍了张照片,传过来。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

动态也是一种宁静

Cy

如果你在运动场合看到我,证明你运气超好,可以去买万字了。

对呀,就是今天。

我没有运动细胞。和标准的运动健儿比起来(朝气蓬勃、精神抖擞、英姿飒爽),我跑起来简直像一只狗熊。因为这样,有关“跑”的项目我都不参与。怕别人投来讥笑的眼光,更不能接受自己的窘样。

今天例外。

无论是学校的越野赛跑,还是今天的和平之跑,我都喜欢一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或快、或慢、或先快后慢、或先慢后快、或一路冲到底,除了看自己的体力,更要看自己的毅力。和别人约好一起跑,体力比你好的,很想继续冲刺,却为了你调慢步伐,觉得不尽兴;体力不比你好的,很想调慢步伐,却怕跟不上你而勉强下去,结果虚脱了。

一个人跑的时候,心会变得平静。阳光从密实的乌云中透出几道温煦的光线,合拢的叶子随着光线和温度渐渐打开,含着的水珠从高耸的大树上,滴滴答答地洒在参赛者身上,一种上天的祝福。你听到汽车和电单车奔驰而过,听到其他人在聊天说地,听到运动鞋和柏油路的摩擦声响,但你更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身边的事物渐渐被隔开,只剩下自己和思绪在笔直的路上奔驰。

途中扭伤了脚,不得不放缓步伐,深怕来不及回来看生毛律师的表演,幸好抵达终点后还有一段时间。下起雨,泥泞污水填满草地,他们只在上面铺一张深蓝帆布。体操啊,叠罗汉啊,在这样的情况下表演,不禁让人捏一把冷汗。

表演接近尾声,生毛律师被其他人托起,一层,两层,到了第三层。

蹲。

等几秒。

吸一口气。

站。

起双手。

成功。

欢呼声鼓掌声此起彼落。我站着的角度只看到他的侧影,矗立在人群之上,指尖碰着乌云渐渐散去的天穹。一张自信,坚定的脸庞。

那是我永远无法到达的高度,你做到了。Bravo.

回家的路上,思绪依旧打转。很多时候,我们只能约好在起点碰面,然后各自以各自的步伐跑完全程。很多人会从我们的身后轻轻越过,往前冲。有时候我们也会卯足全力越过几群人,但是一放缓步伐,又有另一群人从身旁擦肩而过,奔向前。你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无论如何,我们还是会在终点碰面。

明白这一点,你的心就会异常平静。


哪怕身边波涛汹涌,缘聚缘散。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

睡午觉

平凡人,

对你来说,宁静是什么?

对我来说,宁静的背景一定是午后。炎热的午后。那种从窗外望出去,树叶被烫得绿油油,路上车流稀少,流浪狗躲在荒废档口的帆布下吐舌头喘气的炎热午后。为什么这样的温度会让自己觉得宁静?我想了很久,但是文笔不比你好,试了很多次,还是找不到适当的句子排列,映出心中抽象的思绪。

宁静的午后要做什么?

睡午觉。

以前我会觉得睡觉是一件很枯燥的事,真的。在那段吃饱就睡,睡饱就吃的年纪,如果扣掉睡眠,或许可以看完很多很多部卡通。很想试试不睡觉的滋味。(后来真的有位家庭主妇经历了这件事,只是那时我还不认识村上春树,唉。)

求学的生活中,熬夜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或许是自己的生活注定要忙碌,或许是自己做事效率低,或许是自己很难集中注意力,很多事情都要拖到深夜才能印上file closed。趴在床上不到几小时……起床啦!不然要迟到啦!

所以,宁静的午后,自然要睡午觉。

炎热只归属屋外,屋内的风扇轻轻拍打气流,窗帘微微扬起。不必开冷气机(反正我家也没有),心静自然凉。脑袋放空,你只是感受到全身的肌肉放松。就这样陷入迷迷糊糊的状态,直到睁开眼睛时,天色渐暗,心却依旧平静。收音机播放着蔡健雅的《单恋曲》。很好听。就这样静静躺着。

曾经听过一句激励人的话,好像是说,我们不必太过在意睡眠,应该在有生之年,用更多的时间完成大事业。因为风烛残年,生命殆尽时,我们就可以安心地,永远睡觉了……

我不认同。非常。

当你陷入深沉的睡眠,然后渐渐苏醒时,发现到身边的一切依旧,发现到疲惫的身体充满活力,发现到朋友的叙旧聚会就在今晚,发现到未来依旧在远方,你依旧可以一步一脚印,踏实地走向目标……

睡觉,除了享受睡眠时精神和肉体的放松,更享受睡醒的刹那,你感觉到自己还活着。I’m still alive. 你会很满足。你会觉得很幸福。虽然清醒之后,很多琐碎的烦恼又会涌上心头。有烦恼又怎样?一件一件,慢慢解决就好了啊。

睡醒过后的思绪果然不一样。

身躯的永眠,还能醒得过来,期盼明日的晨曦吗?


只要活着,就好。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

师说(一)

雨后,万里晴空。轻轻地推开有点脱漆的铁栅门,嬉闹声隐隐约约从屋内传来。那是小孩才有的笑声。单纯,真挚,内心的喜悦写在脸上,也溢到别人的心里。

忐忑不安,思绪回到很久很久以前。景物依旧,还是人事已非?如果依旧,我也回不去;如果已非,我也挽不回。但是想一探究竟。

“老师老师,有人!” 有个小孩看见门外的我,大声喊着。一进去,几张小桌子围着几个小孩子,几个小孩子围着一位女老师。头发有点灰白,眼角有些鱼尾纹,但是笑容依旧,那么温煦。

“啊,原来是你!”先是惊讶,然后高兴,接着叫出了我的名字。那么亲切、那么清晰、那么自然,就像昨天才挥手告别,今天又见面了。

我悄悄地把逐渐模糊的视线移开,挪高,往四周的灯饰风扇天花板胡乱浏览一番,深怕自己的泪水不受控制,就会受地心引力的牵引而洒落满地。深呼吸,给了她一个腼腆的微笑。

我们的昨天,在十二年前。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有只雀仔跌落水



一首耳熟能详的童谣,是《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的粤语版本:

有只雀仔跌落水,跌落水,跌落水;有只雀仔跌落水,被水冲去。

小时候一直唱,却不曾想过:小鸟为什么会跌进水里?为什么会被水冲去?它会被冲去哪里?为什么要为小鸟写下一个悲剧?还是纯粹嬉闹嘲笑?


很久之后,薛凯琪唱了《有只雀仔》,最后一段歌词是:

有只雀仔跌落水,跌落水,跌落水;有只雀仔跌落水,游水归去。

在车上偶然听到电台DJ把两首歌的这一段歌词做比较,想要分享的道理非常简单:Think positive

换个角度,转个心态,视野自然不同。

掉进水/用我的翅膀游水/谁话我们会身葬这里/天梯塌下来仍会活过去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

旧路

 
最近常常经过高速公路。上个星期到首都一趟,昨天又回乡与爷爷庆生。遇到马来同胞开斋节,高速公路和普通道路无异,车流激增,收费站更是水泄不通。

走旧路,好吗?

阴天,细雨纷飞。路旁没有千篇一律的油棕园,填满车窗的尽是朴素的乡野风光,打开车窗能嗅到雨中淡淡的泥土味。在没有高速公路的年代,大家都是慢慢地驾着车,经过狭隘,颠簸的道路,北上南下。现在大家都拼命挤进高速公路,换个路线,或许是个明智的选择。

看到那条河吗?(浑浊的泥沙在阳光下映出淡淡的黄)以前我们在这里抓鳄鱼(抓鳄鱼?!)是呀这一带很多鳄鱼出没......

看那到那间荒废的木屋吗?(腐朽的深褐色,将近坍塌,一群椰树成篱笆)我曾住在那里,屋主是一个马来老伯。他好像只收我八十令吉的租费(那么便宜啊),当然在那个年代,对刚出来工作的打工仔已经不是个小数目......

看到那个小城门吗?(Selamat Datang Ke Pulau Pinang,已经褪色)城门之前的这个小城镇,人人都唤它做“三不管”地区(不属于槟城、霹雳、和吉打的管辖区?)因为它处于三个州属的边界,但现在应该有所分配了吧......

父亲不是一个喜欢长篇大论,滔滔不绝的人。他常把东西往内心堆叠,就像一个终日锁着的皮箱,塞在床底下。因为这样,你会更加好奇皮箱里边装着的是什么。泛黄照片?儿时画作?暧昧情书?

 
然而更多时候,我们都选择沉默。路旁的景物缓缓靠拢车子,在车窗前暂停不到半秒,就咻一声被抛在后头。或许他的思绪早已奔驰在年轻时的点滴,那些一去不复返的画面;我只是靠着车窗,看着外边的风景渐渐挨近,然后飘逝。高脚屋、椰树、小孩、火鸡。大家只不过透过窗口观赏一部电影,画面一幕接着一幕投影下去,直到大大的THE END浮现,那些景色最终汇成一条回家的路。

不必追,不必挽留。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

塞着耳朵的两种东西


挥洒年轻的人,耳朵里塞着MP3的耳机,BT下载音乐是他们的人生之道。

事业有成的成年人,耳朵上挂着汲汲营营的蓝牙耳机,在公共场合展现随时洽谈生意的本领是他们提高身价的拿手好戏。

这两种装置都有瞬间让使用者变成人群孤岛的潜能,籍由剥夺与周遭互动的听觉,将人传送到某个看似风格化,却只是以忙碌仓促为掩饰的孤独里。

一旦耳朵里塞着这两种东西,身边的陌生人,就永远都是陌生人了。

——九把刀《杀手·千金难买运气好》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结局又算如何


我们的心可以走到时光的前面,所丧失和接受的东西,依然要遵循时光的原则。

结局又算如何。如果仅仅是为了结局,那么我们可以从出生就直接走到死亡。

——安妮宝贝《清醒记》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

四个男人一张床


那是一个将近11点的夜晚。下起毛毛雨,洒在街上,洒在行囊上,洒在单肩包上,结起细细水珠。好像聊起了《家庭教师》。大空。彭格列。阿尔克巴雷诺。和生毛律师继续等着,在空无一人的巴士站。

坐进东炎仔的车,就像搭上已知目的地的航班,松了一口气。踏入橙董的家,整理、聊天、吃零食,就这样到了凌晨。这是他最满意的一间房子。或许室内的装潢和设计都有参与其中,自然而然和房子建立起一种关系。家与人的联系。那情愫逐渐紧密浓厚,父母却临时把房子卖掉。

在新屋主入伙之前,不如来坐坐吧,他说。

那是一种告别仪式。留给珍贵的人观礼。

大家都没有睡意,却一股劲涌进主人房。我最喜欢那整面落地窗。很大,掀起窗帘,你能看到整片星空,和陆地上零零闪闪的灯火。橙董、东炎仔、生毛律师和我就这样挤在同一张床上。那一夜我们蜕变成二三十岁的男人,谈很多东西。那些男人才会聊的话题。那些男人才会说的笑话。那些男人才会明白的道理。

突然间,东炎仔和生毛律师发威,拼命摇晃床褥,差点让橙董滚下床。够了!橙董作势要发火,却被“床震”震得六神无主,只能拼命求饶。其他人却哈哈大笑。但是你知道的。无论玩笑多大,死党还是可以混在一起,握手和好。那种玩笑没有欺负的意味。只是一种表达方式。一种男孩和男孩之间才了解的沟通方式。

有时候会觉得很不可思议。性格不同、价值观各异、生活模式有差别,却能相识相惜至今。也许不同,才能在一起。就像拼图。你的突出,由我的凹陷来容纳;我的凹陷,需要你的突出来填补。

-------------------------------

橙董很早就醒了,陪我看日出。虽然隔着落地窗,却依旧感受到那道光芒的温煦和朝气。远处的海波光粼粼。车流毫不停歇。生毛律师和东炎仔依旧酣睡。屋里一片静谧,洋溢着阳光的味道。淡淡的。

那天之后,东炎仔在外地求学。我转了科系。生毛律师和橙董不同班,循着各自的节奏继续打拼。一些东西被拉远了,他告诉我。有点忧虑。有点遗憾。

“成年的友情,只能是给对方一些时间。我们如此清醒着,看到了时光的界限。”——安妮宝贝

只能保留一些时间。就只有那么一点时间。大家匆匆碰面,了解近况,然后匆匆离去。偶尔会想起对方。再等下一次的重逢。

我们不可能常常陪伴彼此。需要自己摸索,受伤,然后结痂,成长。人生是一条路,越走越长越远是必然的。为了适应环境而改变自己也是必然的。这没有什么不好。相反地,年纪增长,你会更加了解,正真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所以,没有什么值得伤心的,我的朋友。

变化再大,有些事依旧如故。


就像,四个男人一张床的夜晚。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