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退步

(一)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我终于承认自己已经退步。无论是态度,还是能力,都无法恢复从前。一场耗时耗力的马拉松比赛中,一小批人节奏依旧,另一小批人已经跨大步往前。而我的步伐已经渐渐缓慢,在人群之后。

有时候我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生活太紧凑,太繁忙。再检讨是不是自己的办事效率太低,花费太多的时间处理一些琐碎的事物。然后会想想是不是自己能力有限,更本不适合这样充满挑战的求学环境。

即使知道这新制度一定出现种种问题,我只能告诉自己:充分准备是王牌。曾经有位老师露出非常疑惑的眼神:怎么你们会考得那么差?她不是故意讽刺,所以我很诚恳地回答,学生没准备好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原因,老师,请您花些时间做我们的考题。那天开始,她不再提出那道问题。因为她已经知道,问题出现在那里。

开周会时,校方对着全体老师和学生公开第一学期测验。我了解校方的激将法是想让同学“受刺激”,继续前进。但是针对“学生策划太多课外活动”和“学习态度不认真”,听了还是心里有火。课外活动的次数不是由我们决定,而是教育部。至于学习态度,可以另外写几篇文章叙述我从入学前到考试前的种种准备。

让我伤心的不是成绩,而是付出之后得不到成正比的成果。对于生活我可以很随性,完全不计较付出;但是考试是另外一回事。

自从第一学期的成绩出炉,很久没发生的事终于发生。开始感觉别人对自己的眼光有异。完全不需否认,这是事实。很多人有点惋惜地说:“我以为那个拿A的是你......”他们没有恶意,但是生活中,我们总是不间断地不小心伤害别人。完全不需否认,这是事实。然后身体没有发出任何警讯,直接崩溃。非常疲倦,然后腹泻将近一星期,接着发烧喉咙疼。如果在考试前夕发生,这一定是天意。完全不需否认,这是事实。

然后我把所有活动从生活中删除。补习不去。手机不开。课后补习不上。上课,回家,睡觉。

(二)
测验成绩出炉,老师轻轻地说:你退步咯,要努力。我笑笑。朋友赶忙跑来我的座位:“为希望你不要介意啊,我虽然得到班上最高分,但是......”

我啼笑皆非:“为什么我会介意呢?付出多少的心血,就得到怎样的成绩啊。”

“就担心我们之前的友谊会因为成绩而......”

“我从来就没有跟谁比较成绩。况且,你真的很努力......”

“其实,我也不可能拿到这样的分数,是因为考试的时候,听到后面有人在讨论答案......”

我愣住了。想起几年前的事。一个朋友拿着《满分作文》在纸上抄,然后拿到全级作文比赛第一名。没有人想投诉这件事,大家反而把它当成饭后笑话来谈。变态的社会。而不敢说些什么的我,更属于这社会的其中一个变态分子。

我的笑容应该是僵硬的。“哈哈,那是你的运气好咯。”

考试不只靠实力,还有运气。这就是现实。

(三)
有心事的时候都习惯让它自己稀释,化解。很多人喜欢找我倾诉,喜欢我替他们提出见解和意见。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我的纠结得以解开。曾经有位朋友信心满满地说:说出来吧,让我帮你解决。结果几分钟之后他就投降了。你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他心有戚戚焉。我只是笑笑。

偶尔会传简讯给身在远处的朋友。只是纯粹地哈拉,而这些毫无意义的简信已经可以支撑我将近崩溃的思绪。

然后有一天,聊天的过程收到一封内容不太搭的简信。朋友过后澄清,原来是另一个她用他的手机发了这一封。我笑了。朋友之间的无聊对话,却藏有小小隐私的管道也被轰炸掉了。我不生气他,有时想想,或许这样的聊天不该继续。是时候让他专心读书,谈恋爱。毕竟,那年我是一直“怂恿”他寻找初恋的“始作俑者”。

最终,我只剩下这里。

(四)
你说我会因为这些负面的文字影响之后的心情吗?其实不会。生活继续。步伐依旧。曾经被人说长着一副严肃的脸孔而尝试变得活泼开朗些。只是现在已经没有理由让我继续装疯做傻来符合市场需求。也不再有什么管道让我说心事。就这样吧。回归到很多年前的自己,只是和文字单独相处。孤独,却是我要的宁静和安逸。

我不需要怜悯、也不需要陪伴、更不需要安慰。什么都不需要。如果你真的想给我什么,好吧,一个拥抱。

我还是会期盼的。如果哪天看到我坐在一角独自发呆,欢迎过来聊聊天。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

吞噬

踮起脚尖。无声无息。以影子的薄度,从墙角缓缓延伸至灯光处。像一匹黑魆魆滑溜溜的丝绸,不经意地划过颈项。寒颤。

回过神过来时,你被覆盖。吃掉。

你完了。

---------------------------------------

Page not found.

你和文字的秘密花园只是隔着一层玻璃。看到。就只是看到。连钥匙都准备好了。就是开不带那一扇门。打不开。真的打不开。

然后你手上的思绪不知道要摆在那里。那些幼苗会枯萎的。

它们完了。

---------------------------------------

惊醒。身体被一层莫名的粘液包裹着。黑色的。浓稠的。让人慌张的气味。四周暗得伸手不见五指。挣扎,身体动弹不得;呐喊,喉间卡着一股吸纳声音的能量。

你一直想不起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

Soporific.

如果脑海里浮现一些与手头上的工作毫无关联的东西,就代表你的精神濒临崩溃,已经到了极限。也对,现在是凌晨三点钟。三个小时后必须打印报告。

你放弃睡眠。有点迷糊,却突然间勇气填膺。如果真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一点都不畏惧。而且有种冲动想这样做。一了百了。

--------------------------------------

你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了。一直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莫名其妙的事总会让人想大哭一场来宣泄不满,甚至恐惧。但你没哭。很小很小的时候你已经可以冷眼看世界,甚至自己。你还是会安慰别人,哭不是罪;但你一哭,就为自己定下一项罪。双重标准。没有人看到。就像现在的你。没有人看到。

----------------------------------------

能够让两位新生坐过来吗?是他们班上的女同学。朋友询问你,还是通知你?

把自己移到桌子的一角。不是缩。只是移。拥挤,但他们比以往还开朗、还健谈、还幽默。是这样的。男孩遇到女孩就会产生这样滑稽的化学作用。

曾想移开座位。但能够移去哪里?移开了,会不会又被移开?一直?

静静坐着,没什么精神打招呼,认识她们。你只想捍卫唯一的位置,那么小,那么大。

----------------------------------------

你选择翻滚。翻。然后滚下去。不疼,但是有点昏眩。好像过了很久很久才停止。平地。依旧阒然无声,你闷出一身汗。

然后有东西往身上拍打。滴滴答答。哗啦哗啦。

黏液渐渐稀释,然后慢慢褪去。你没有喜极而泣,只是大口大口呼吸。

-----------------------------------------

你关上收音机,将一切发出声响的东西拒于门外。连灯光亦是。

然后听雨。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是雨天,你就能找到平静的理由。

时光吞噬写作、吞噬睡眠、吞噬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无法吞噬雨天。那是大自然,有它自己的规律和能量。

抓紧抱枕。突然间,你想起那个拥抱。

温暖而亲切,可以倚在对方身上大声哭泣的那次,唯一的拥抱。但你没哭。始终,没有什么能让你有落泪的冲动。

或许,你的眼泪,很早以前,已经被吞噬。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