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塞着耳朵的两种东西


挥洒年轻的人,耳朵里塞着MP3的耳机,BT下载音乐是他们的人生之道。

事业有成的成年人,耳朵上挂着汲汲营营的蓝牙耳机,在公共场合展现随时洽谈生意的本领是他们提高身价的拿手好戏。

这两种装置都有瞬间让使用者变成人群孤岛的潜能,籍由剥夺与周遭互动的听觉,将人传送到某个看似风格化,却只是以忙碌仓促为掩饰的孤独里。

一旦耳朵里塞着这两种东西,身边的陌生人,就永远都是陌生人了。

——九把刀《杀手·千金难买运气好》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结局又算如何


我们的心可以走到时光的前面,所丧失和接受的东西,依然要遵循时光的原则。

结局又算如何。如果仅仅是为了结局,那么我们可以从出生就直接走到死亡。

——安妮宝贝《清醒记》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

四个男人一张床


那是一个将近11点的夜晚。下起毛毛雨,洒在街上,洒在行囊上,洒在单肩包上,结起细细水珠。好像聊起了《家庭教师》。大空。彭格列。阿尔克巴雷诺。和生毛律师继续等着,在空无一人的巴士站。

坐进东炎仔的车,就像搭上已知目的地的航班,松了一口气。踏入橙董的家,整理、聊天、吃零食,就这样到了凌晨。这是他最满意的一间房子。或许室内的装潢和设计都有参与其中,自然而然和房子建立起一种关系。家与人的联系。那情愫逐渐紧密浓厚,父母却临时把房子卖掉。

在新屋主入伙之前,不如来坐坐吧,他说。

那是一种告别仪式。留给珍贵的人观礼。

大家都没有睡意,却一股劲涌进主人房。我最喜欢那整面落地窗。很大,掀起窗帘,你能看到整片星空,和陆地上零零闪闪的灯火。橙董、东炎仔、生毛律师和我就这样挤在同一张床上。那一夜我们蜕变成二三十岁的男人,谈很多东西。那些男人才会聊的话题。那些男人才会说的笑话。那些男人才会明白的道理。

突然间,东炎仔和生毛律师发威,拼命摇晃床褥,差点让橙董滚下床。够了!橙董作势要发火,却被“床震”震得六神无主,只能拼命求饶。其他人却哈哈大笑。但是你知道的。无论玩笑多大,死党还是可以混在一起,握手和好。那种玩笑没有欺负的意味。只是一种表达方式。一种男孩和男孩之间才了解的沟通方式。

有时候会觉得很不可思议。性格不同、价值观各异、生活模式有差别,却能相识相惜至今。也许不同,才能在一起。就像拼图。你的突出,由我的凹陷来容纳;我的凹陷,需要你的突出来填补。

-------------------------------

橙董很早就醒了,陪我看日出。虽然隔着落地窗,却依旧感受到那道光芒的温煦和朝气。远处的海波光粼粼。车流毫不停歇。生毛律师和东炎仔依旧酣睡。屋里一片静谧,洋溢着阳光的味道。淡淡的。

那天之后,东炎仔在外地求学。我转了科系。生毛律师和橙董不同班,循着各自的节奏继续打拼。一些东西被拉远了,他告诉我。有点忧虑。有点遗憾。

“成年的友情,只能是给对方一些时间。我们如此清醒着,看到了时光的界限。”——安妮宝贝

只能保留一些时间。就只有那么一点时间。大家匆匆碰面,了解近况,然后匆匆离去。偶尔会想起对方。再等下一次的重逢。

我们不可能常常陪伴彼此。需要自己摸索,受伤,然后结痂,成长。人生是一条路,越走越长越远是必然的。为了适应环境而改变自己也是必然的。这没有什么不好。相反地,年纪增长,你会更加了解,正真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所以,没有什么值得伤心的,我的朋友。

变化再大,有些事依旧如故。


就像,四个男人一张床的夜晚。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重来随笔三则


1)有时候你会懒惰写作,就像现在。星期日晚上的歌曲都很好听,无论你扭开哪一台。因为太好听,只好躺在床上,闭着眼,独自听着漫长的夜。思绪融入旋律,身体被一层软绵绵的回忆包裹,暖洋洋的。小时候你听过这些歌。这些嗓音。一些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你想起从前。很庆幸过多年之后,你们再次相遇,偶然地。不经意的邂逅总会在心中迸起火花。一亮即逝。

但它曾经存在。它已经留下。


2)有时候希望和小时候的自己碰面。也没什么,只想看看当时的自己。那年没有愤怒鸟、没有Candy Crush,只有一架暴龙机。小小的荧幕养着一只可爱的东西,要常常喂食训练,清理粪便,才能一直进化,越来越强。小孩渴望长大,但是过程太慢。或许因为这样,才把那些期望和憧憬寄托在荧幕里的小不点。结果我们被急促的生活节奏弄得措手不及,被迫把影子拉长。

暴龙机的电池早已耗尽,荧幕一片空白。


3)有时候见到朋友,就这样站着聊。关起话匣子就是一两个小时之后,大家浑然不知。放学之后偶尔会这样。现今大家要聚在一起高谈阔论还真难。你要上图书馆。他要到办公室。她刚从复印室出来。他们才要进食堂。她们要去洗手间。擦肩而过时只能打声招呼,然后又往不同的方向走去。什么话题能聊这么久?什么话题都行啊。只要彼此谈得来,废话都能成为引人深思的大课题。朋友倾佩:你遇到什么人都能侃侃而谈,很神。澄清了N次:我不爱说话。

我只喜欢聊天。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

失魂鱼

Again.

------------------------------
买东西时,女孩对你笑笑。彼此嘘寒问暖。你最近过得好吗?哦,已经进大学啊。我?还好咯,没什么改变。有空再聊。Bye。

然后继续在那里逛了几圈。一直到回家,你都记不起她是谁。

总会这样。一些陌生人跟你打招呼,心就慌乱起来。拼命地在脑海搜寻熟悉的脸孔。他们露出失望的眼神:“你认不出我是谁啊?”

你只好笑笑。

------------------------------
想出门时,在巴士站,就会开始传简信。

“要去那儿的话,要搭哪号巴士?”

有时候会在事先问清楚;有时候就坐在巴士站,等着回复。碰巧来了,就上车。

总是这样。记不起哪号巴士会经过哪里在哪一站停车。每一次只是问他。而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寄来一组数字。即使他已经在外地求学,你还是一样。他也一样。问题。答案。

你告诉自己要牢牢记着,或者把那封简信收起。但是过了不久,你又会不小心将它删去。仿佛那是必然的。

曾经存在,却没留下痕迹。

------------------------------
关起门,你静静地在车前望一望。

隔天踏出电梯之后,你却有点慌。昨天不是停在这里吗?你呆呆地望着记忆中的车位,虽然那里停泊着的是一辆Peugeot。你四处寻觅,有点茫然。那些在晨跑的老人家偶尔会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你。

在附近看到你的小灵鹿,情绪才平复下来。坐在车里,你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
我的脑袋有问题。你曾经很严肃地说。母亲总会用“哎呀那是因为你做事不专心”含糊带过。继续切菜熬汤。觉得很滑稽。就像一个孩子很认真地告诉母亲:妈,我看到天空有飞碟。母亲没有哈哈大笑,也没有翻白眼,只是淡淡地说“哎呀那是因为你眼花啦”继续扫地熨衣服。你怀疑是不是自己小题大做。虽然你觉得不是。

-----------------------------
清晨要出门时,你再次想一想汽车的停放位置。往楼下一看,不在那里。

Again.

“你不是将车放在那一边吗?”母亲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还穿着睡衣,一眼惺忪。你循着她指着的方向望去,果然在那里。



“都说你做事不专心的啦,真的是一条失魂鱼......”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