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师说(一)

雨后,万里晴空。轻轻地推开有点脱漆的铁栅门,嬉闹声隐隐约约从屋内传来。那是小孩才有的笑声。单纯,真挚,内心的喜悦写在脸上,也溢到别人的心里。

忐忑不安,思绪回到很久很久以前。景物依旧,还是人事已非?如果依旧,我也回不去;如果已非,我也挽不回。但是想一探究竟。

“老师老师,有人!” 有个小孩看见门外的我,大声喊着。一进去,几张小桌子围着几个小孩子,几个小孩子围着一位女老师。头发有点灰白,眼角有些鱼尾纹,但是笑容依旧,那么温煦。

“啊,原来是你!”先是惊讶,然后高兴,接着叫出了我的名字。那么亲切、那么清晰、那么自然,就像昨天才挥手告别,今天又见面了。

我悄悄地把逐渐模糊的视线移开,挪高,往四周的灯饰风扇天花板胡乱浏览一番,深怕自己的泪水不受控制,就会受地心引力的牵引而洒落满地。深呼吸,给了她一个腼腆的微笑。

我们的昨天,在十二年前。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有只雀仔跌落水



一首耳熟能详的童谣,是《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的粤语版本:

有只雀仔跌落水,跌落水,跌落水;有只雀仔跌落水,被水冲去。

小时候一直唱,却不曾想过:小鸟为什么会跌进水里?为什么会被水冲去?它会被冲去哪里?为什么要为小鸟写下一个悲剧?还是纯粹嬉闹嘲笑?


很久之后,薛凯琪唱了《有只雀仔》,最后一段歌词是:

有只雀仔跌落水,跌落水,跌落水;有只雀仔跌落水,游水归去。

在车上偶然听到电台DJ把两首歌的这一段歌词做比较,想要分享的道理非常简单:Think positive

换个角度,转个心态,视野自然不同。

掉进水/用我的翅膀游水/谁话我们会身葬这里/天梯塌下来仍会活过去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

旧路

 
最近常常经过高速公路。上个星期到首都一趟,昨天又回乡与爷爷庆生。遇到马来同胞开斋节,高速公路和普通道路无异,车流激增,收费站更是水泄不通。

走旧路,好吗?

阴天,细雨纷飞。路旁没有千篇一律的油棕园,填满车窗的尽是朴素的乡野风光,打开车窗能嗅到雨中淡淡的泥土味。在没有高速公路的年代,大家都是慢慢地驾着车,经过狭隘,颠簸的道路,北上南下。现在大家都拼命挤进高速公路,换个路线,或许是个明智的选择。

看到那条河吗?(浑浊的泥沙在阳光下映出淡淡的黄)以前我们在这里抓鳄鱼(抓鳄鱼?!)是呀这一带很多鳄鱼出没......

看那到那间荒废的木屋吗?(腐朽的深褐色,将近坍塌,一群椰树成篱笆)我曾住在那里,屋主是一个马来老伯。他好像只收我八十令吉的租费(那么便宜啊),当然在那个年代,对刚出来工作的打工仔已经不是个小数目......

看到那个小城门吗?(Selamat Datang Ke Pulau Pinang,已经褪色)城门之前的这个小城镇,人人都唤它做“三不管”地区(不属于槟城、霹雳、和吉打的管辖区?)因为它处于三个州属的边界,但现在应该有所分配了吧......

父亲不是一个喜欢长篇大论,滔滔不绝的人。他常把东西往内心堆叠,就像一个终日锁着的皮箱,塞在床底下。因为这样,你会更加好奇皮箱里边装着的是什么。泛黄照片?儿时画作?暧昧情书?

 
然而更多时候,我们都选择沉默。路旁的景物缓缓靠拢车子,在车窗前暂停不到半秒,就咻一声被抛在后头。或许他的思绪早已奔驰在年轻时的点滴,那些一去不复返的画面;我只是靠着车窗,看着外边的风景渐渐挨近,然后飘逝。高脚屋、椰树、小孩、火鸡。大家只不过透过窗口观赏一部电影,画面一幕接着一幕投影下去,直到大大的THE END浮现,那些景色最终汇成一条回家的路。

不必追,不必挽留。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