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你在烦恼什么

把自己重重地抛进车子里,将收音机关起。老旧的汽车在路上吱吱呀呀响着,细微,却刺耳。

开始回想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数学。收集各校试卷开始复习,很多题不会解答。数学是唯一一项可以让我失去理性的科目。找不到答案,逼仄的感受卡在心头。很任性地不出班,一直在草稿纸上写、写、写。找到答案时,精力挥发了一半。

毕业刊。我太善良了?是的,我太善良了。因为知道我很善良,印刷商才会一直消磨我的精神和耐力。本来以为今天早点回家,可以小睡一会儿,补充精神继续冲刺,结果一通电话过来,一块沉甸甸的石头猛然压在心头上。觉得自己很失败。

要交给人的东西忘记带出门。对别人来说或许无所谓,对我来说却是失责失信。

健忘变得严重。每天早上依旧找着记忆里突然失踪的汽车。开始忘记自己冲凉了没,刷牙了没。迟早连自己也忘了。

然后是你的留言。世上最伤人的不是什么高科技武器,而是眼神和言语。曾经被一双锐利的眼神狠狠刮伤了心,今天则被一个“呵”字弄愣了。

想起鸿。13年究竟有多长?在这段岁月里,你我究竟多久没坐在一起聊天?而又有多少人,比你更了解我沉默的原因?

我的缺点,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把过错往自己的身上扛。我的数学差。我没有眼光才会找到一个不守信用的人合作。失责失信难以释怀。健忘是因为我已经老化。错都在我,我不应该回复。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朋友。

会计。这是最后一堂补习。老师说再见,其他朋友头也不回地离开。我和一个女孩走到老师面前向他告别。老师说加油,我们说谢谢。

开始用很简短的文字去概括浓稠的情绪,就像用一个小碗去盛一大锅热汤。装不下,只会溢出;溢出,只会灼伤。

回家路上,还是忘了车停在哪里。坐在车上,倦意上心头。

不如放假。


好吧,就放假。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缘舞曲

只要跳一支舞,时光就能倒流,让你回到过去。

你,愿意吗?

如果找不到当初还未完成的事,就会永远困在时光的罅隙,无法回到现在。

你,愿意吗?

刚开始听到demo时,心里浮现的,就是一个惊叹号。早在很久以前,我就希望能够听到一首摆脱离别前夕依依不舍,摆脱向往未来激昂高亢的歌曲。一直以来,我都不曾说过。

词曲创作人怎么会知道?

从构思,拍摄到制作,我都有机会参与其中,学到的东西的确不少;从讨论时的兴致勃勃,上载音乐短片时的战战兢兢,到期待反应时的忐忑不安,感觉虽然复杂,但是满足。

只能说谢谢。谢谢愿意付出的人。谢谢愿意花时间欣赏的人。
----------------------------------------

中六一直都被认定是段漫长、崎岖、充满挑战的路。

面对截然不同的求学生活,加上崭新的课程和制度,内心对现况的焦虑,对未来的担忧,都让我们陷入迷茫,只能不停地摸索,不停地尝试。

或许我们曾经否定自己、曾经沮丧、曾经想放弃;但是经过一轮轮的沉淀和整理,我们依旧坚持自己的选择,依旧和朋友肩并肩作战,来到这段学习路程的尽头。离别前夕,我们选择以一首歌的时间,记录这段日子曾经历过的心情,既有灰色,也有晦涩。

迷茫,只是一段过程。它可能会像烟雾般遮蔽你的视线,但是因为这样,你才能够完全不受外界影响,跟着自己的心声,继续前进。

走过烟雾,你会发现,天空晴朗依旧

——《缘舞曲》前言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欢乐今宵

还是雨天。

回家路上,一串串水珠从高空坠下,散落在车窗,散落在路旁的小窟窿,淅沥哗啦,滴滴答答。最近一直下雨,潮湿的气息渗透生活,身边的一切都变得蒙蒙的、闷闷的、冷冷的。

一团又一团的霉菌开始在书橱攒动。抹掉,隔几天又长回来。有时候想搁着不理,又怕这些小东西突然扩散,然后在某个静谧的夜里侵袭不远处的床板,将躺在上面酣睡的人一起吞噬,不留痕迹。抹掉,隔几天又长回来。就像琐碎的烦恼,解决了,又有新问题浮现。

还是雨天。

我和一等生陪功夫小子吃素。其他几十桌都是大鱼大肉,小孩学着大人举杯高喊“饮——胜——”,司仪在台上不断地念出幸运抽奖的得奖号码。我们的席位在会场的一角,餐桌上寥寥数人,其他都是陌生的脸孔,吃了几口就跑到别桌找朋友聊天说地,只剩下我们仨和一位素未谋面的老师边吃边聊。场面喧哗热闹,我们在一旁静静地吃,倒也轻松自在。

明年我已经不在这里,然而晚宴还是会如期进行。场面依旧,只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今晚以大吃大喝来庆祝这整年的努力和付出,明天起床,还是要继续忙碌,然后期待下一次的充电期。生命是一场轮回,我们一直都在里边兜兜转转。

今晚的庆功宴结束了,我们明年再见!司仪以欢乐的语调为飨宴落幕,台下的来宾早已离开得七七八八,几群人还在拍照喧哗,一个男孩鼓起勇气上台以歌曲诉情,台下的女孩在人群的起哄下手足无措。女孩接受与否是一回事,男孩有没有勇气告白又是另一回事。感情妙就妙在没有标准答案,甚至辛劳一番,也可能没有结果。可是在这一段羞涩懵懂的年纪,答案真的重要吗?结果真的重要吗?


或许,不留遗憾,才是初衷。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听见下雨的声音

“你比较喜欢晴天,阴天还是雨天?”J突然问。

真的很难回答,因为三种天气我都喜欢。

喜欢下雨的夜晚。晚上不必再为了什么事出门而搞得一身湿嗒嗒。一张床、一本书,整个雨夜就属于自己。

雨的跫音渐近,电台的音乐被雨水稀释得有点模糊,远处的虫鸣亦是。然后雨势变小,音乐慢慢变得清晰,蝉鸣越响亮。出去喝杯水时,雨势渐大,再次覆盖电台的声音,虫鸣亦是。

常常躺在床上,听着豪雨与细雨的交替,一轮又一轮。

有些时候思绪也一幕一幕地交替,一轮又一轮。

偶尔想落泪。
但是更多时候,就在宁静的氛围里,不小心睡着了。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

So what's your favorite word?


“Vapors,” he said at last.

“Vapors?” Ruth thought of chills and cold, mists and suicide ghosts. That was not a word she would have chosen.

“It appeals to all the senses,” he explained. “It can be opaque but never solid. You can feel it, but it has no permanent shape. It might be hot or cold. Some vapors smell terrible, others quite wonderful. Some are dangerous, others are harmless. Some are brighter than others when burned, mercury versus sodium, for instance. Vapors can go up your nose with a sniff and permeate your lungs. 

And the sound of the word, how it forms on your lips, teeth, and tongue—vaporzzzzzz—it lilts up, then lingers and fades. It’s perfectly matched to its meanings.”



“The Bonesetter’s Daughter”, written by Amy Tan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