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只因風雨飄渺輕

CY

终于迎来第一场。仿佛云层之上已经聚集很多很多人,正围在一个满到差点溢出水的大盆。大家抓紧盆边,大喝一声,抬不起盆。再大喝一声,盆稍微抬起,些许水滴顺着盆边落到云层之下。滴滴。答答。一鼓作气,再大喝一声,盆已倾,水已落,哗啦哗啦,沙拉沙拉。好一场倾盆大雨。

那是深夜。我忘了是被云层上的呼喝声吓醒,还是被窗外突如其来的雨声吵醒,抑或被骤然降温的房间惊醒。房内房外漆黑一片,一直延伸到窗外才隐约看到一束被雨水稀释晕开的微弱橘黄灯光。用被单将自己裹成一只蠕动的虫,在温暖与冰冷,昏睡与清醒之间缓缓地移步到书桌前。怕溅水,想关窗,窗却没有要合起的意图。这才发觉握把和支架都生锈了。冰冻的风吹醒惺忪的思绪,睡不着,索性坐在桌前看窗外的雨,看窗帘随冷风的呼应高高扬起。

来到新环境,常常被问:适应不适应?习惯不习惯?我不敢说,最想念家里的雨。家里深夜的雨。

我的房靠近屋外走廊,深夜过于静谧容易让人胡思乱想,杯弓蛇影。楼上夫妻摔椅吵架,楼下大耳窿敲门讨债,虽然只是偶然出现,但是在寂静的夜犹如突然爆发的核弹,炸破梦与睡意。深夜的雨看似吵杂,其实是善意的。远处听到轰隆轰隆的声响逼近,接着听到雨水从远处奔腾而来,然后踩过屋顶踏出叮叮咚咚的声响,渐渐笼罩整个区域,似结界,隔开其他杂音。凌乱的思绪得以沉淀,散乱的文字得以整理,美梦得以延续。因此觉得惬意。

新环境的雨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身处绿地山脚下,宿舍都相隔一段距离,少了锌板屋顶和瓦片屋顶同时奏鸣的气派。雨水从天而降就直接落地,落地时被小草打成颗颗碎粒,轻轻弹起,才渗入土里。那是另一种声音,啪啪,啪啪。清脆,微弱。


来到新环境,常常被问:适应不适应?习惯不习惯?我不敢说,最难受的是那些难忘的细节,很多很多。

在小学校车和招财猫拌嘴斗气。补习之后在电器店前与Kudo聊《冒险小虎队》。躲在食堂一角和鸿静静吃午餐。和陈小姐喝下午茶吃薰衣草芝士蛋糕。喧嚣又温馨的环境下为S君饯别。在下雨的深夜读着《挪威的森林》。在清晨的泳池呼出空气让身体下沉入底。独自走在炎热的午后。一切是那么真实、一切是那么熟悉、一切是那么美好,却在睁开眼后,才恍然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天刚亮。四周弥漫着陌生的气息。霎时,我忘了自己为什么身处异地。

今天是假日,但今天明天和后天的行程还是被排满了。我还是从一场梦里醒了过来,天已亮。窗外的毛毛细雨刚刚停,朋友三五成群开始出门。没有人会特别在意昨天的豪雨,还是今天的细雨。

只因风雨飘渺轻。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