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深夜呢喃

阿尔文,

你有突然失落的时候吗?

就像一列在轨道上行驶的火车突然间移位,往另一个方向驶去。就这样突然地离开井然有序的规律,你不知所措。脑海一片空白,心里只有深深,深深的恐惧和焦虑。你不知道前方有什么,而那个什么,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

或许是雨天作怪。一两天的雨,你会喜欢它,爱上它。它给你凉爽,让你可以窝进被子里慢慢做梦;它让你与人群的喧嚣隔绝,给你沉淀出一篇又一篇的文字。三四天的雨,你会开始期待。期待之前还厌恶着的艳阳天,因为洗好的衣服还没干,还没洗的衣服却一直堆叠。五六天的雨,你反而不喜欢雨天了。你不爱它了。它已经以另一种形式在这地面匍匐。你不再看到那晶莹清澈的雨水在柏油路上顺势滑落。你不再看到雨水从高空降落地面时,溅起一朵朵小小的透明琉璃。你看到的是泛滥全城的黄泥洪水,你看到的是被水流淹没了下半身的无奈表情。

前几天看到一份报纸的头版。上半部是一张小小的图片,两人穿着救生衣,好像坐在皮艇上,在面目全非的城市里划着没有尽头的泥水。大大的标题印着鲜红色的“最严重”,小标题放了黑沉的“恶化”,一切让人如此担忧。下半部却是一大幅喜气洋洋的圣诞美景:一群带着圣诞红帽笑嘻嘻的年轻伙子,和一大堆占满街道的可爱熊猫模型。

东海岸有我的朋友,他们忙着撤离,他们正在面对失去。那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也有我的朋友,面对佳节聚会的喜悦,那是理所当然。是排版的朋友已经看破红尘,看淡世间的喜怒哀乐,所以同一个版面放上天渊之别的报导,也不觉得突兀?还是排版的朋友想以这样的方式让读者斟酌,在命运多舛的日子里,也要放松地开心一下?还是排版的朋友想仿效neutralisation,一喜一悲,一起一落,最终回归平静?

我按不了赞。我的赞是为了鼓励灾区的朋友,是为同学上报而高兴,还是佩服排版朋友的做法?但是想了那么多,才恍然:有谁会计较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想太多。

我因此陷入更深的失落。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失落的原因。想着大家为考试而拼命温习,即使深夜也还在图书馆啃书,自己却因为莫名的失落而瘫痪在床上,电脑的循环歌曲播得比平常还大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写东西了,或许这才是失落的主因。


雨停了,窗外不远处的篮球场,陆陆续续有人去投篮、玩球、欢呼。已经将近凌晨一点。真佩服这种想玩就玩的随性。肚子饿,打开从家乡买来的豆沙饼,一口一口慢慢咀嚼。似乎这样又有一点小小的喜悦涌上心头。这样就足够了。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