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重重的殼裹著輕輕的仰望


夜里挑灯,月华清凉。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0

路,一直都在

世上原本有很多路。有些,走的人少了,渐渐就不成了路。
——七堇年

那些被遗忘的路,随着时光散漫挥洒那豢养孤寂的饲料,自生自灭成一地贫瘠的空虚,和无以名状的哀伤。孤寂郁郁而终,湿润的泥土温柔地吸允仅剩的残骸,最后遍地长出淡淡金黄的芒草,轻轻摇荡在南纬的风,北纬的雨。

我在众人喧嚣中恍然回神,悄悄离队,凭着记忆的向导经过潺涓溪流、葱翠山林、深幽峡谷,直到豁然开朗,不禁凝神伫立。虽然映入眼帘只是暮霭笼罩的一片荒芜。

前方没有路了。却也不想倒退。心中默默认定,另一端就是目的地。《出埃及记》里的摩西可以劈开红海,吾等闲人,何德何能。

所以留下,直到天亮。
------------------------------

扪心自问:多久没有认真地听自己聊文学,说故事?

我们从小就被教导如何专心听别人说话。要减缓咀嚼食物的声响,搁下手机,将眼神轻轻挪向发言的脸孔,聚精会神。会适时地点头,表示鼓励赞同;会适时地撇开脸颊拉低眼神,那是消化语句和沉思的举动。这一切反复练习得多么自然,自然得不禁让人思索:我们曾否以那么谨慎的方式,聆听自己的心声?如果不把持这套公式的,是否就要断定此人不尊重?如果自己不曾和自己进行那么深刻的对话,是不是代表自己还不够尊重自己?

什么时候想起这些?当无晨自认聊天途中会偶然失神,不是低落而是沉思;当无晨讶异我不拐弯抹角,直接剥落事物的外衣以袒露问题核心。更加让我反省的是,当无晨疑惑课堂文章与文学创作有何分别,当无晨询问有什么办法可以增进文笔提升思维,当我回想自己的侃侃而谈......越想越心虚。

木内兹兄分享,作文与创作其实差别不大,难以厘清。其实两者有很大的差别,而且作用各异。为什么学生分辨不了两者的界限,因为现今的考试其实鼓励考生以文学创作的思路写课堂文章。文学底蕴不深厚的老师,不但难以启发学生,而且顾虑学生的文笔还不能收放自如,只好继续以八股文的方式教导学生写四平八稳的作文。这让大部分考生受益,却无可否认扼杀了一小撮学生的创作细胞。

增进文笔提升思维一事,其实比阅读更重要的,是思考。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阅读(也是学习)和思考唇齿相依。如何让别人书写的感受融入自己的文笔?你必须要了解作者的背景,感受作者描绘的景物,那颜色,那气味,那飘零的雨微刺冰冷的肌肤......但是不能沉溺于其中。你必须将它们的外在剔除,留下最清澈的内在——可能是一种意象、心情、思想,把它们镶进你的生活。唯有如此才算是真正地与文字交流,而它们(你所谓的精髓)将真正属于你。

这些我曾经思考无数次的问题,已经有笃定的答案,为什么回答起来依旧支支吾吾?

我在众人喧嚣中恍然回神。在离开文字的这段日子,生活究竟把我带到哪里?原本清晰的思路悄悄被遗忘,渐渐就不成了路。

挡在我的面前,是一片巨大的思绪荒芜。
------------------------------

从晨曦的沐浴中苏醒,缓缓从草地上坐起。微风轻抚,混着远处的鸡啼鸟鸣。仰望,万里晴空。一条蜿蜒小径在麦色的芒草中延伸,至远处。至远处,袅袅升烟,是归处。

伸了伸懒腰,望向前方,不禁莞尔。

世上原本有很多路。有些,走的人少了,渐渐就不成了路。


但是,只要愿意回首,路,一直都在。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