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格子裡的自語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想写封信给你。

鸿,现在只要轻轻掀开右边的窗帘,阳台之外,铁窗花之外,这座城市一角的景色就在眼前铺列成朦朦的夜景(如今烟霾四起似薄纱,你那里还好吗?不好记得戴口罩)。如此平凡,却已经能够让浮躁的思绪沉寂片刻。那些高楼大厦一格一格的灯光,亮起一个一个好奇的疑惑,你不禁揣摩格子里的人究竟在做什么。在书堆中赶毕业论文然后睡去?在床上和另一个裸裎的光滑肌肤摩擦碰撞?在凝视着排列整齐的安眠药然后酝酿着冲动一瓶瓶囫囵吞下?有没有像我一样的人,即使趴在桌上闭起眼就能到天明,还是愿意让夜再黑一些,只因为想为某些人写写字?

鸿,陈翠梅有部短篇电影,叫《丹绒马林有棵树》。A Tree in Tanjung Malim。那棵树或许才是整部电影的主角,我偏偏喜欢那栋略显陈旧的组屋。男生和女生躺在组屋前的草地上,他们在打赌,房子的哪间格子先熄灯。(啊,它真的先暗了。呵呵,你错了,它还亮着哦。)我起先看不明白,但某些时刻当它们无意掠过,感觉渐浓渐惆怅。有多少人愿意躺在你的身旁,纯粹静观每间房子每盏灯的亮与灭?而那个陪你的人,会不会在某个路口就走失了,最后只在空气里残剩淡淡气息,一恍神,就消逝得不留丝毫记忆?

鸿,我认识的人很多,但了解我的人太少。而那一小群人散落在世界各处,我只能常常自我安慰,没关系啊,不都在同一片星空下吗?想着想着,反而更悲伤了。了解我的人沉默如石,不认识我的人却拼命为我下注释。有时候多想发一发脾气:够了,真的够了。那些复制的文字,重叠的身份,早在很久以前(甚至你还没动念),我已知晓。以时间喻线,那些端倪早已被串成琳琅满目的吊饰,从纹路早已观察出动静,只是不说破。破了,必是另一种凌乱的开始。我已经忍受不了日常的喧嚣,更不想因此添上另一份消耗精力的折磨。


  鸿,我真的想睡了,远处的小格子好像又暗了一些。你最近过得好吗?有想念我吗(但有什么值得被想念呢?)我答应过的会来找你。或许是明天吧,或许是后天,也有可能是哪一天,我会走出其中一个格子,低吟成喃喃自语:“I will arise and go now... and I shall have some peace there... I will arise and go now...”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那是杜甫,而你呢?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