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留一盞溫煦黃燈,在微冷夜晚

回到这个家,屋友已经收拾行李,回到另外一个家。七天短假,游子纷纷以校园为起点,南上北下,唯独我选择不回那个家,继续待在这个家。没什么特别理由,只觉得上下来回亦是一种奔波。

为何不在此停留多一些,沉淀久一些。

屋子静谧空荡,只剩午后阳光从厕所上方的窗,投射在客厅的几块地板瓷砖,烘得暖暖的。站在那几块瓷砖旁,然后踏进晒得有点温热的区域,再轻轻跨出去。一冷一热,一热一冷,如此踏进跨出,那是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小乐趣,不可说,不可说。

回到桌子前,欲掀开手提电脑,发现屋友留下字条。字条啊,多么令人雀跃的事。当科技已经发达到可以录下自己的声音存在别人的手机,还有多少人愿意为某个特定的人,坐下来静静书写。哪怕只是寥寥数语,少少的字,也像小小的麻雀,在你的视线范围内蹦蹦跳跳,唧唧几声,也不罗嗦,稍不留神,就飞走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禁莞尔,离开的事物,还会回来吗。

“微冷夜晚,留一盏温煦黄灯,在棉被里孵育一朵又一朵的梦。”

好喜欢这一行。而我确实已经躺在沙发上,任由阳台吹进午夜雨后夹杂着潮气的冷风,任由房子浸入无尽漆黑只亮着柔和的黄灯。万物众生睡意正浓,唯独我还在簿子上写写停停,停停写写。橘黄色的光恰好笼罩整个沙发,那是一层薄纱,微微隔开暗与亮,冷与暖。我是清醒的,细数着屋檐下最后几滴雨点有规律地打在收讯碟上。叮。咚。零散细碎,却如此明显。

那些不也是一朵又一朵的琉璃花吗。

想起傍晚稍微整理我们几个屋友的书籍。某人曾经很骄傲地表示:我们三四人的书可以堆成迷你图书馆了。还可以每个月办读书会呢。还可以一起出版作品合集。还可以泡好一壶咖啡聊通宵。嘻嘻。呵呵。哈哈。整天的疲惫让大家在夜晚碰面时都累了,唯有胡言乱语之后随意大笑几轮,省力又提神。

然后看到了一本悄悄地躲在书柜一角。卡尔维诺,《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我可以用你的文字回复他吗?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就留一盏温煦黄灯,在微冷夜晚。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