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無題

我很少改变,很少被改变。即使将近十年后回小学,踏在已经装修美化却不曾改变宽度的石灰走廊,老师们多了几缕银发,几条鱼尾纹,却还是在一堆小孩子当中团团转,人老心不老的生命感悟,就这样荡漾在彼此对望的眼眸里。惊叹好久不见,伴行的朋友全都不记得,唯独认得我。“当然啦,除了高了一些,胖了一点,完全没变,”老师笑笑。我常常疑惑于这样的形容,当身边的朋友都以滴水涓涓的流速蜕变,进化;而我时时被揶揄经历大江大海,小学到大学脚步不曾停歇,活动一场场、问题一箩箩、思考一轮轮,如此横冲直撞,却十年如一日。或许熏老的只有灵魂,面容和躯体固执地保留在那个年代的状态。

固执地相信不放手就是拥有,殊不知抓得太累偶尔失神,指缝泄出丝丝滞留,最后两手空空。如果硬要说自己有什么变化,大概就是以前可以一气呵成文章一篇,思路清晰;现在敲打字句却昏昏欲睡,思绪冗杂。

这样的时刻能够做什么呢?只能草草地喝杯牛奶,冲个凉,然后让思绪奔驰神游,直到夕阳西下,直到尽兴归家,直到徐徐从床上坐起,看着夜色渐近,才想起是时候出门吃晚餐。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Read User's Comm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