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 2016的博文

九月·窗外風光明媚

图片
带着一台手提电脑,两三本书,几缕思绪。

推开图书馆大门,沐浴在冷气和书卷气交织而成的肃穆静雅。

想读读书,写写文章,却万般不舍。

不舍座位旁一大片一大片的窗,窗外的树绿油油,视野咀嚼得满眼油腻的满足。

打开电脑,翻开脸书,看见耶鲁图书馆。
有段时间去台湾,没有旅行,就是一直往校园、书局、图书馆、中研院钻。
只怕已经钻出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洞,塞满无尽的羡慕和闲适。
晴空万里,细雨纷飞,依旧流连忘返于台大图书馆。
天下的图书馆就像不同气质的绅士淑女,他们待在那里,他们等你寻觅。 我终究要先回来,家在哪里,国在哪里,我在那里。
不确定往后是否远走高飞,走到哪里?飞到哪里?
学会和学生会都卸下职位,我并没有完全自由。
开始质问,世界如果容不下天才,要么将他流放彼岸,要么让他英年早逝。
何必用无谓的枷锁捆绑狂妄的灵魂,然后以各种名义降服它、削弱它、俗化它。
圣洁的终究圣洁,如何玷污,如何瑕疵,它只是不完美,却圣洁如故。 白毛很敏锐:干嘛你最近那么低调,太夸张了啦。
因为我本性安分。
应该说,本来就不喜欢跟人类打交道。
人类是什么?自诩比其他生物多出第六感的孤傲物种——是直觉,还是思考?
听到腻了:活出自我。
我们活在一个庞大的网络,环境的网,人群的络,聪慧的你必须了解,我们的所思所得,都必然是环境和人群相互激荡影响的产物。
自我,只不过是一种状态,自以为是的隔离状态。
它必须存在,却不永恒。
不珍惜环境和人群,拼命挣脱逃离的羔羊,最终只会走向虚无。
我深深了解这些,所以安分;我又深深体会灵魂的急躁,所以 奔走。
在留下与离开之间,安分与急躁之间,我来来回回千万遍,才找到那个平衡点,支撑薄弱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