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11的博文

我在窗边注视你,警钟响了

图片
你独自离开人群,站得远远的。

衣服,黄得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非常有“旺”气。的确,那么重大的日子如果不让自己“旺”一点,怎能有信心去看(或瞟?)手上的字条呢?

一刹那,你狠狠把它(字条?)扔掉。

字条丝毫不受你的情绪影响(或唱反调?),悠哉地飘落在翠绿的草地上。

你蹲了下来。

休息节铃声响起,校园的四面八方突然间充斥吵杂声。人群渐渐淹没我的视线,你的踪迹。

直觉告诉我:你在哭泣。
-------------------------------------------------

老师说,有位学生到办公室与她诉苦。

“本想告诉他,成绩不理想也是因为他常常不在课室,过于着重课外活动,不能专心于学业导致现在的局面啊!但女人还是心软的,看他那么伤心,最后反倒是一直安慰他了......”

听说那位学生在学校的成绩一向都不错,尤其是华文。但大马教育文凭里记载着的成绩却是另一回事。

我突然想起,那个躲在一旁哭泣的你。
--------------------------------------------------

这一次考试,成绩明显下滑,总平均更是学习生涯里最低的一次。

开始省思:是自己的学习方式错误?还是自己在学业上失去了以往的专注?

如果是错误,错在哪里?怎样纠正?

如果不够专注,以往的专注力分散到哪里?该如何重新凝聚?
--------------------------------------------------

考试除了靠实力,老实说,运气也很重要。

《归巢(Special)》曾说到运气对一个人的影响。

你的考卷难度(这当然又和政治扯上些关系)、老师的评改准则严与否(这也得看看考试局发出的批改指南)、考试当天的情绪和思绪(这点在写作文时显得非常重要)......

一切在预料意外的事,除了靠运气,还能说些什么呢?
----------------------------------------------------

明年的这一天,拿成绩的主角,将会是我。

只是到时侯,会不会也有个学生,在从课室的窗外望向领成绩的我?

那个时候那位学生会看到的,是高兴的我,还是躲在一旁哭泣的我?
-----------------------------------------------------

铃声再次响起。

可是这次在我耳际萦绕的,却像是警钟。

警钟响了。

它的跫音,黑暗中,我听到了

图片
我好像在桌上......完成功课。

妈妈在跟我说话。说些什么呢?

妹妹也在嘻嘻哈哈说着。说些什么呢?

镜头转向我。

我骤然停笔。

妈妈愣了。妹妹愣了。

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哭、哭、哭、哭、哇......

心,好冷。
------------------------------------------------------

身体,好冷

隐约听见雨滴拍打屋顶,淅沥淅沥。

冷风透过窗帘另一边的窗口,吹入骨。

缓缓起身,看看书桌旁的小时钟。

晚上八时。

我什么时候睡着了?
-------------------------------------------------------

我知道那梦境是什么意思。我明了。

起鸡皮疙瘩。

内心封印已久的那股力量,开始挣脱枷锁,蠢蠢欲动。

我有些害怕,在昏暗微湿冰冷的房间里。

它的跫音,黑暗中,我听到了。

我们来道面子书文字大杂烩(完)

图片
酸辣汤

记忆的攀藤
匍匐
在那铁丝网

你的位置依旧
我的位置不变
等的就是一场
味蕾与回忆的飨宴

时间的风
凉了汤

回忆的料
浓了汤

注:从乡下回来,经过一间四年前曾到过的鸡饭摊。酸辣汤不比四年前来得烫,来得辣,来得酸;但是每喝一口,四年前的回忆便会不断涌现。

~平凡人~
面子书,2010年9月12日

我们来道面子书文字大杂烩(二)

图片
少年版《天问》

我常常都有一个疑问:太阳照在不同的东西身上,就会产生不同形状的影子。

那么,如果太阳是真理,照耀到不同人的身上,也会不会投射出许多不是真理却接近真理的歪真理?

那么我们得怎样才能分辨出哪一个是真理?又或者真理早已在投射的过程中,不能找寻?

~平凡人~
面子书,2010年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