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 2011的博文

床前故事

图片
虽然是中学生涯的最后一次预试,但还是不经意地经过图书馆、不经意地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不经意地花了几天,细细品味字里行间的温暖和感动,而把温习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

作者有两个孩子。每晚孩子们入睡前,作者都会为他们说些故事。孩子们总会乖乖听着,时而提出一些问题,然后才乖乖入睡。

读完那一篇,我不禁“啊”了一声。
------------------------------------

“爸爸,今天讲故事给我听!”我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型,但留了个空位,留给今晚的故事大王。

爸爸躺在床上:“好!今天跟你说一个故事。”

“从前,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孩子,他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非常幸福快乐......”我像一个粉丝,以有点钦佩又有点爱慕的眼神,听着故事大王将抑扬顿挫的语句化作一幕又一幕的故事,播映在脑海里。

“......有一天,他的父母却被一只大怪兽捉住了,关在山洞里......小孩子很爱很爱他的爸爸妈妈,便开始去寻找他们......”

然后呢?找到吗?

“找到......但他发现到爸爸妈妈都被怪兽用绳子绑住双手双脚,然后对着小孩子大笑,哈!哈!哈!哈!哈......”父亲的笑声很欠揍。

不要。我要小孩子救他们。

 “是呀,小孩子也是这样想。他很勇敢哦,就变成一个大力士,”父亲举起手臂,往前一挥,

“然后‘碰’的一声,一拳把怪兽打倒了......”

耶!怪兽死了!

“后来他帮爸爸妈妈解开绳子,然后又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

我鼓掌,爸爸接着说: “你看,那个小孩子那么勇敢地救父母、疼爱父母、孝顺父母,长大了你会像他一样吗?”

会!会!会!我会变成大力士,然后一拳把怪兽“碰”打倒,然后建一间大房子给你们住......

“可是那时候我和妈妈都很老很老了哦,有可能走不动咯......”

没关系,我会慢慢扶着你们走路,陪着你们......
---------------------------------------

我会不经意地“啊”了一声,不是惊讶我和作家的孩子一样,曾经有一位故事大王为睡眠的黑夜拉开帷幕。

而是我忘了。

我忘了,我四五岁的那一年,我曾经躺在床上,聆听父亲说了十几则人名不同,但是内容却是大同小异的“孩子救爸爸妈妈”的故事。

我忘了,我竟然和爸爸,曾经是那么亲密地躺在同一张床上,静静地当他的听众。

我忘了,他对我说话时那种温和的语气,我对他撒娇的神情。在我懂事以来,我们的距…

镜子

图片
能容山峦海涛,可纳艳阳骤雨,却不曾在镜面上泛起一丝皱纹,一圈涟漪。

那个月圆之夜,我在......

图片
(一)

我在想你。

夜阑人静,月华轻洒,微风轻拂,你的笑容,在我心中荡漾。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轻轻的步伐,每靠近一步,我的心就多跳一下。

月光为你的脸庞上了一层薄薄的妆,穿着一身朴素的白色连身裙,仿佛是嫦娥下凡。

你对着我莞尔。我对着你微笑。

当然,你比嫦娥美,呵呵。

查阅:《诗经·陈风·月出》

(二)

我在和杜康畅谈,想必今晚也是聊通宵的了。

聊着聊着,就想起了几年不见的弟弟。

和王老头不怎么聊得开,被谪已是家常便饭。

只是,我们兄弟俩多久没坐在一块儿吃吃饭、喝喝酒、作作诗、聊聊天?

今晚的月亮,好圆,好亮。

远方的你,也一样在赏月吗?

远方的你,一切可好?

查阅: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三)

我在等时机。

受够了,大家都受够了。既然如此,转变,是必然的。

“真的有效?”你疑惑地看着我。

我呷了一口茶,静静望着窗外的月亮。

“......报告!徐达已攻下元大都......”

“好!好!太厉害了!太厉害了!”你紧紧握着我的手,“在饼干里藏字条,还真亏你能想得出来,哈哈!”

我再呷了一口茶,看一看窗外的月亮。

圆月,好的开始,都在月圆之夜。

查阅:朱元璋与月饼起义

(四)

我在温习啦,of course !虽说中秋节是学校假期,补习班还是得去,书还是得读。隔一天又再考试啊,考高级数学啊,数学我最差啊,差的还有其他科啊......

那个Angry Bird 也不再去撞木材和小猪,通通化身为灯笼和小孩庆中秋。(唉,还真怀念灯笼纸做的灯笼,想当年我每次都选龙的造型)

月饼的种类也层出不穷,从original到冰皮到卡布奇诺口味到果冻月饼......如果说姜是老的辣,月饼当然是original最好吃啦!

今天9号,理论上来说12号才是中秋节,但实际上来说,五仁月饼已经在我肚子里。

脑海又想起外婆把柚子、小芋头、菱角、蒸花生端端正正地摆在桌上,然后红蜡烛亮起,手中的香,在黑夜里慢慢释放出一缕缕轻烟,袅袅升空。

再想下去,桌上的笔记和参考书,真的是读不完了。

查阅:此人过于平凡,尚无任何举世作品。

随兴·乱写

图片
(一)


这是一个阴天假期。


我喜欢雨天。天灰灰的,不代表我们就要特别悲伤或则惆怅。


有时候看着窗外迷蒙的天空,吹着冷飕飕的风,心情自然而然就会沉淀下来。


有时候雨滴就这样嘀嗒嘀嗒地在屋顶奏起,关上灯,趴在书桌上,然后静静地听着收音机播放的歌曲。


当孤独成了一种矜持,寂寞成了一种习惯的时候,黑暗不是邪恶,不是恐惧,而是安全感。


披上被单,就像婴孩睡在妈妈昏暗的子宫里,熟悉的温暖。


(二)


飙书和飙车一样,有风险。


从晚上到凌晨读完《挪威的森林》,接下来的几天再把三毛的两本散文集飙完。然后上网查查作者的生平事迹,小说的读后感,是一种习惯。


这样连续几天看小说散文,脑海就只有文字,然后开始发恶梦,心情开始低落至谷底。


脑海里一直播映着直子对忧郁症的挣扎和她那空洞的眼神,不然就是三毛失去荷西后的悲愁容貌;然后就是直子上吊于树上的情景,再来就是三毛用丝袜结束生命于医院的画面。


死亡颓废的气息一直在身边萦绕......知道三毛也是因为小学的一件事而在生命里留下阴影时,自己的阴影也像找到知己似的慢慢浮现......想起今年在医院的进进出出......接着一整年压抑着的情绪排山倒海似的冲来。


我就这样呆呆的浸没在恍惚里。


发现自己的情绪是那么紧绷的时候,是在毫无意识地写完那一篇文章之后。说毫无意识,因为只感觉手指在敲打键盘,没有纠结,没有停顿。


只是那一种文章,通常都表达了心灵最想说的话。


演员演戏时会太过入戏,不能自已;读者读书时也会太过“入书”,无法自拔。


村上春树和三毛之后,还继续飙了几本文学刊物及马来小说。


幸好“入书”的症状在几天后就开始慢慢淡化,而我也重新调整飙书的速度,其他刊物才能顺利飙完。


(三)


有时候很不舍得这一次的假期。


很多中五生不会明白,这是他们应该珍惜的假期。


这次假期之后,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


大家已经进入最后几轮的冲刺,准备迎战。


即使平常吊儿郎当的,也会察觉旁人的变化而觉得不自在。


往常我们很开心地放假,是因为放假结束我们还可以回学校继续上课,继续赶功课。


而这次假期之后,大马教育文凭考试过后,往后的日子我们就不须再上课了。


没有了课业的压力和牵挂,多了的却是对前路所产生的迷茫和恐惧。


老师说,他们那个年代的毕业生常说:毕业就是失业。


没错,你已经辞掉学生这份行业,你真正自由了——可是在校园这个小框框里生活太久,当你获得自由时,你已经确定往哪儿飞翔前进了吗?你已经确定能适应外面的世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