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書解憂店長

(一)

上個月陷入莫名其妙的疲憊,昏睡狀態頗為嚴重,常常拖著一副隨時癱瘓的驅殼,遊走在白天的人群,夜晚的街道。

坐進觀眾席,電影院的光還沒調暗,內心的燈管早已忽暗忽明,隨時熄滅。

大概是因為明信片女王的一句話。“為什麼把求學過程弄得那麼苛刻?”

徹底失望。雖然在這充滿絕望的世界,只是小事一樁。

我体质過敏,如此稀鬆平常的疑問,卻像一根刺卡在心頭,久久無法消解。

常常懷疑那堵貼滿明信片的石灰墻,一道又一道的風景,看似彰顯其視野廣袤。

時時呢喃現實格局太小,鼓勵眾人走到世界盡頭的女王,為何會誤讀出眼前假象?

誤讀在文學批評中,是一種美麗的誤會,可是在現實社會里,是一種無奈的缺憾。

(二)

堅果女孩看著我心中忽暗忽明的燈管,靜靜地醞釀,仿佛隔了半個世紀,語句才緩緩從唇齒間流淌——

“不是因為求學苛刻才疲憊吧。相反地,因為無法求學苛刻,才疲憊吧。”

電影院驟然陷入漆黑,影片開始播映;心中的燈管卻立刻通亮,慶幸知音才能平復自己的情緒。

《解憂雜貨店》,東野圭吾的暢銷小說,改編成我們正在觀賞的電影。

劇終人散,對著堅果女孩苦笑:我不正是“解憂面子書”的稱職店長嗎?

白天處理生活上的種種問題,課堂上的種種思考;夜晚處理來函中的種種疑惑,文句中的種種焦慮。

疲憊的根源啊。解憂是單方面的精神消耗。使用大量的經驗和智慧為他人醍醐灌頂,自己的生命卻瀕臨乾涸殆盡。一味地施捨,靈魂逐漸被掏空。疲憊的根源啊。

電影中的雜貨店老闆,病倒了,被迫關店了,解憂的任務也告終。然而現實中的面子書店長即便病倒了,生活還是無情地往前驅動。歲月不留人。

(三)

曾經跟堅果女孩提起,絕對不能讓流放藝人的生活空間成為711

眾人進來買貨,心滿意足,然後離開。這樣的來來往往,僅有人群流動,鮮少思維激蕩,更不用說生命如何獲取滋養。

流放藝人有自己應該奮鬥的道路。身為流放藝人的朋友,理應清除障礙,營造可以沉潛的空間。

只不過談何容易。散落四處的信徒,通通帶著心事祈求高人指點迷津。究竟要耗費多少力氣,才能讓他們明白:人類之所以高尚,在於懂得用腦袋思考。

慌亂地向別人索取答案,不假思索卻能心安,那是把珍貴的傾訴對象當成711;帶著反思和批判向別人請教,甚至挑戰既有觀點,那是把珍貴的傾訴對象當成藝術展覽館。

(四)

麻煩優斯看透這一切。面對那群只想答案不想思考的人群,他故意放任,製造焦慮,希冀人群能夠從摸索出求學的要旨。

解憂店長看透著一切。面對那群只想答案不想思考的人群,他循循善誘,諄諄教誨,希冀人群能夠從摸索出求學的要旨。

“不要忘記,他們才升上大學。從小學到中學,他們都被訓練成擅長尋找答案的獵狗,不知道自己其實是會思考的蘆薈。需要時間解構自己,再重構自我。”解憂店長娓娓道來。

“不要忘記,你和他們一樣,曾經承受這些訓練的荼毒。但是你很早就突破盲點,走出困境。為什麼你可以做到,他們不行?事實證明:事在人為。”麻煩憂斯憤憤不平。

或許因為心中存有恐懼吧。怕犯錯。怕被輕視。怕譏笑嘲諷。怕考不好成績。怕連累無辜的人。我對沒信心的人束手無策。

但是沒有特意斥責或離棄,因為沒有一朵花是不想綻放的。只能默默陪伴,期待哪天含苞待放,期待哪天舒展花瓣,即便花開之時,我的生命已經山窮水盡。

這才是真實的悲觀與虛無:充滿積極和激昂,悲憤的升華。

(五)

麻煩優斯說,學弟妹們都把我當成廟宇。

從雞毛蒜皮到奇難雜症,都來尋求解答。

雖然外祖父是廟祝,我并無此緣分繼承。

反倒是很樂意地在面子書成為解憂店長。

解憂終究有其終時,我很坦然面對一切。


可惜,我最期待的信徒,卻还没有參訪。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运动会

旁觀者的狐與鹿

“真的有不同啊。”